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二十四章 心结

第二十四章 心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邓弥都是蔫蔫的。 正巧某天街上有女子舞刀卖艺,邓康路过,瞧着不错,连忙跑去长安君府,将邓弥拽出了门。 舞刀的女子人长得水灵,技艺也娴熟,有几个游手好闲的痞赖寻衅滋事,故意挑逗于她,都被她一双大刀逼退。 邓弥敬女子豪气,在女子来讨赏钱时,她不仅把钱囊掏出来,还将腰上挂着的一块青玉佩打赏了出去。 女子微愣,抬眸看她,遂而屈膝称谢道:“多谢公子。” 围观人群渐渐散了。 在太阳底下站了小半日,邓康喊着又饿又渴,把邓弥拉进了十字街口的小鲜馆。 上了干净雅致的二楼,临窗而坐。 点完菜,邓康不忘卖弄:“叔父进来时,留意到此间的店名了吗?” “嗯。” “‘小鲜馆’,可知其意?” “莫不是……取自老子所云‘治大国,若烹小鲜’?” 邓康没趣地撇撇嘴:“行,你读的书多,你什么都知道。” 邓弥讶异:“果真是这样?” 邓康说:“小鲜馆是由鲁地来的三个文士所创建,别看这店开起来才大半年,但已享誉京城了,这里的菜品,那真是一等一的好,不过也确实是贵,一般人可吃不起。” 邓弥下意识抬头:“我没钱了。” “叔,你说这话就见外了。”邓康正色,拍拍腰间,“你给了侄儿那么多好东西,侄儿请你吃一顿像样的饭菜还不应该吗?” 闻言,邓弥立刻放宽了心。 第一道蒸鲜鱼端上来的时候,邓康忽然伸长了脖子直往外瞧。 邓弥问:“你看什么?” 他不答话,干脆起身趴到阑干上去了。 邓弥又问了一遍相同的话:“你看什么?” 邓康指着外面:“那不是景宁哥和益阳公主吗?” 邓弥一愣,紧接着也起身了。 果然是。 炎炎六月,杨柳岸的叶荫下,却是清风拂鬓的。 益阳公主一袭水碧长裙,姿态窈窕,容颜娇丽。 窦景宁长身玉立,站在益阳公主的对面,他侧脸的样子也无比好看,斜长的眉,高挺的鼻梁,的确是随便一瞧,都比一般人的样貌出众了千万倍的,整个洛阳再难找出比他俊雅的年轻人来,此时他俊白的脸上微微带笑,正垂眼听着益阳公主说什么。 ——他能出门了,是伤好全了吗? 邓弥只是短暂地出了一会儿神,邓康就连忙摇晃她,怪叫道:“公主握住景宁哥的手了!” 邓弥错愕睁大了眼。 益阳公主一直都在说着什么,只是小鲜馆隔得太远,听不见内容。 窦景宁接着也说了一句什么。 然后,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…… 益阳公主竟然扑进了窦景宁的怀里! 邓弥顿了一顿,等着窦景宁推开益阳公主,但是他没有。 邓康在旁边兴奋地手舞足蹈:“哇,这说出去谁信啊,景宁哥和益阳公主抱到一起了!” 非但没有推开,反而是一只手扶上了美人的肩头。 邓弥微微蹙眉:“他不是不喜欢公主吗?” 邓康道:“这可说不准,万一回心转意想明白了呢?那可是公主哎,长得又美,哪个男人抗拒得了。” 邓弥心里莫名不快,不齿骂了一声:“伪君子!” 邓康反驳:“怎么能这样说?换了你是……咦,叔,你不看了?” 邓弥已坐回了桌前。 “俗世男女,腻歪情长,有什么可看!” “叔,你这心态不对呀,长此以往,保不齐最后得去白马寺出家。” “少废话,吃你的菜!” “哎呀呀,这蒸鱼,要趁热吃才好,耽误了,耽误了!” 美味当前,邓康顾不上刚才的新鲜事,急急忙忙给邓弥夹了一大块鱼肉。 面前的是一道精细鲁菜。 齐鲁肴馔,盛誉天下。 小鲜馆为京城达官贵人们所推崇,滋味必然极佳。 但邓弥此刻食不甘味,完全觉不出这道蒸鲜鱼的味道来…… 又是一连数日没有出过家门。 邓弥撑着头在屋子里翻书,有人在门上敲了两下。 ——又是阿娘差来送汤的。 邓弥懒懒的,连眼都不愿意抬一下:“现在不喝,放旁边就好。” “喝什么?” 声音是窦景宁的。 邓弥惊然抬脸望向门口:“怎么是你?” 窦景宁笑着走进来:“你不去看我,就不兴我来看你?” 邓弥看见他这张天生能勾搭人的俊脸,就隐隐不悦,她故意刁钻说道:“我何德何能,可以劳驾未来的驸马移足相探望?窦郎君不要在家好好准备起来吗?虽说娶公主,皇家的事内廷都会办好,但你也不能太松懈了吧,否则公主要生气了。” 窦景宁迷惑:“娶公主?谁要娶公主了?” 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 “我?”窦景宁愣怔之后,不由得失笑,“你在开玩笑吗?我怎么可能娶公主。” “那天在小鲜馆的楼上,我亲眼看见你和益阳公主……” 话说到一半,邓弥说不下去了。 ——他们抱不抱在一起,与我有什么相干? 窦景宁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了!我说怎么邓康跑来和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,原来那天你们就在附近啊。你是不是也想说,我抱了益阳?冤枉,天大的冤枉,我只是将一切与她说明白,告诉她,我已经有心上人了,谁知她就扑到我怀中哭了,我很想推开她,可她哭得伤心,我一时不忍,就拍拍她肩头安慰开解了她几句,未曾想,却令你们都误会了。” 邓弥将他的话从头到尾理解了一遍,注意力落在了其中的某一句上:“你有心上人了?” 窦景宁眯着细长的眼:“想知道是谁?” 邓弥心头一堵,连忙摇头:“不想!一点都不想!” 窦景宁的笑意竟然甜起来:“以后你肯定会知道的。现在,陪我去个地方吧?” “哪里?” “去了就晓得了。” “不说不去。” 窦景宁叹气,如实说道:“松竹馆。” 邓弥立刻大声回答:“不去!” “你欠我的人情没还,走这一趟,算是两清了。” “……不行,换一个。” “我又不是带你去那里干什么坏事。”窦景宁委委屈屈地说,“松竹馆有个叫云娘的,抚得一手好琴,近来得知她谱出了新曲,俗话说‘知音难得’,好的琴曲应当等待会欣赏的人,如果先弹给那些只知酒肉胭脂香的大老粗们听了,岂不糟蹋?我听说,你是很懂琴的,云娘有一次弹奏《凤求凰》,竟引得群鸟落在窗口聆听,这样的琴艺高人,你不想一见吗?” 抚琴竟会引来群鸟? 邓弥半信半疑,当真动了心。 找理由欺瞒长安君,窦景宁领着邓弥出门去了松竹馆。 云娘正在梳妆,服侍的小童请二位稍等。 楼梯上到一半,邓弥站住了,她低头看楼下搂着姑娘来去的花客们,摇头道:“这松竹馆,一天到晚都是这样多的人。” 窦景宁也往下看了一眼,接话说:“当然,在这里多自由啊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姑娘们又都个个赛天仙,一意捧着恩客们,这可比娶在家里的处起来舒心多了。” “自由?舒心?” “不对吗?有多少人直到成亲以后才知道妻子长什么模样,是一副什么性情,不合适也得硬凑着过一辈子。没有男人不爱美娇颜,在家里头不顺气,到这儿来找开心是再正常不过了。” 邓弥听了心上不爽气,腹诽“天下唯有女子可怜”,不由得眉头蹙起,展露出不痛快的神色。 窦景宁看她这样,于是偏身靠近,含笑轻语道:“我同这些男人不一样,我一生只娶一个,只爱一个。” 邓弥斜眼瞧他,启唇冷笑:“哦?那你现在是在哪里?” 窦景宁未防备她会问上这么一句,他愣了愣神,非常尴尬:“我……我这不是还没娶亲吗?再说,我也不是来这里……真的,我就喝喝酒、听听琴,从未在此留宿过。” “那你和云娘又是怎么回事?看方才小童对你的态度,你似乎与云娘十分交好?” “哦,云娘啊,我和她……” 话没说完,小童来了:“窦公子,我家姑娘马上就过来。茶酒瓜果已经备好了,请您和这位小公子在室内小坐片刻。” 邓弥以为这位“云娘”定是和松竹馆其他姑娘一样的,柔若无骨娇滴滴,花枝招展迷人眼,但是当云娘出现的时候,她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:云娘肤白胜雪,容貌艳若桃李不假,但她不喜花杂衣裳、繁多配饰,仅一袭青萝衣,乌云发间两支红玉金钗,素净可人,格外端庄娴婉,像是闺秀女子。 云娘进来,盈盈下拜:“让二位公子久等了,云娘失礼。” 人长得不媚俗,声音亦清婉悦耳。 邓弥见到云娘的第一面,对她颇有好感。 重要的是,这风月场所里的女子,确实琴艺精湛,弹奏的琴曲《幽篁引》和雅深静,令人闭目谛听,犹如真的置身于无边篁竹林中,间闻水声,似鸣佩环,妙极。 一曲终了,邓弥欣悦抚掌:“云娘真乃世间罕少的雅致妙人,我还从未听过像你这样好的琴音。” 云娘谦虚:“公子谬赞了。” 如逢知己,酒千杯嫌少。 原本并不打算饮酒的邓弥,为精妙琴曲所折服,云娘奉酒,岂有不喝之理? 一杯复一杯,虽是淡酒,亦连饮不少了。 窦景宁独坐在旁,显得有几分孤寂。 云娘满斟酒水,执杯起身:“似乎是冷落窦公子了。” 忽地裙角被绊住,一个踉跄颠扑,酒水就全洒在了邓弥身上。 窦景宁关心欲起,却见云娘暗中对他摇头,方才觉悟过来原是云娘故意为之,他重又安心坐定了。 “啊呀,是云娘笨拙,万望公子恕罪!” 云娘一面自责不休,一面用帕子擦拭着邓弥身上的酒湿。 邓弥总感觉云娘的手不大安分,不仅在她后背及腰间乱摸,转过头来为她擦拭肩衣时,纤白柔荑还顺着她胸前滑下,邓弥忙惊慌推开云娘的手:“不、不碍的!放着就行,一会儿就干了!” 云娘巧笑贴在她肩头:“听说小公子家教严苛,这衣裳上泼了酒水,父母岂不过问?不如随云娘去到偏室,换下这衣裳交小童洗净、烘干——” 美人在耳侧,呼吸轻柔,吹气如兰。 邓弥额上渐起冷汗。 云娘声音慢慢小了,近乎于耳语:“如若公子不嫌弃,奴家……愿荐枕席。” 邓弥听到最后四个字,脸上火热,终于仓惶推开了云娘。 云娘扑倒在地,邓弥忿然离席而走。 窦景宁愣了一愣,急忙起身追出去。 “窦公子!” 云娘没能叫住冲出门去的贵公子。 爬起身,理一理云鬓,妙婉佳人不禁莞尔自笑:“这世间,终归是很多情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