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二十七章 荒庙

第二十七章 荒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喜回到家里,看到母亲宣夫人在与另外两人品茶谈笑。 织金纱帘隔断了视线。 唯听见邓康哈哈大笑,说了一句:“我娘真比祖母还啰嗦。” 邓弥还以为大嫂林氏过来了,转过帘子,却发现另一个坐着没说话的是窦景宁。 邓弥愣了愣,道声:“好热闹。” “叔父,恭喜了。”邓康起身,喜笑抱拳道,“我已听祖母说过了,陛下又将清河郡封给你了,你的食邑大概过万户了吧?” 邓弥如实回:“不知道,我还不清楚清河郡有多少户。” 宣夫人说:“这可不行。” 邓弥说:“不过很快就能知道了,陛下让我去清河郡,查查当地的仓廪府库。” 宣夫人笑道:“很好啊。” 邓弥看一看邓康:“阿娘,能让子英和我同去吗?” “你是要去清河郡?”旁侧一直没说过话的窦景宁忽然开口了,“听闻那里山明水秀,是个好去处,我也随你们过去。” 窦景宁无官无爵,镇日清闲,爱上哪里上哪里。 邓弥无所谓。 邓康却高兴得不得了,说这一路必定有趣。 于是,三人约好了次日在城门口碰头的时辰。 次日,邓弥踩着时辰牵马到了城下,却只见着一个窦景宁。 “邓康呢?” “还没来。” “这臭小子,莫不是睡过头了吧?” 才说完话,沘阳侯府的一个小厮就忙里忙慌穿过城门跑近前来,累得弯腰连喘了好几口气,之后告知邓弥说,邓康因吃坏了肚子,不能来了。 邓弥起先还很担心,但当得知邓康那小子前夜还和狐朋狗友宴饮至很晚回去,就大为气恼了,她什么话也没留,扭头就走了。 窦景宁大半路都没说话。 若不是后来走到岔路口不知往哪个方向去,不得不停下来,邓弥都快想不起来是两个人同行了。 邓康说什么“一路必定有趣”,有趣个头,是无趣至极才对。 “走左边的路。” 说完这句话,他又变回闷葫芦了。 邓弥故意放慢了速度,她回头望着窦景宁,问他:“喂,看你有心事似的,是不是同你那严肃的爹爹吵架了?” 窦景宁果然是有心事,这话都没听清,半晌抬眼恍惚询道:“什么?” 邓弥再问了一遍。 窦景宁摇头:“不是,没有。” 认识这么久,尚未见他因外人外事如此沉闷过。 邓弥想,他肯定是在家里挨过骂,不痛快了,故此借机出走。 ——真是死鸭子嘴硬。 不过想想也是,窦景宁都二十的人了,除了长得俊就似乎再没别的优点了,窦武那样铁面严肃的爹,碰上这么个游手好闲、叛逆乖张的儿子,不上火生气是不可能的,没用上棍棒来教训算是够宽容了。 邓弥又想,爹不疼,娘爱是爱,到底是爱幼子幼女更多,窦景宁也真是可怜。 故此,路上都是邓弥在找乐子逗窦景宁开心,她还欣喜告诉他说,白玉龙璧失而复得,不用再担惊受怕了。 在不懈努力下,对方脸上的笑终于渐渐多起来。 邓弥开解说道:“和爹娘吵架有什么呢?我也和我阿娘吵过,吵完之后她还是疼我爱我。要我说,和爹娘之间,能不吵就不吵了,免得后来发现爹娘都是对的,自己是又傻又笨,还会满心愧疚,觉得辜负了爹娘的期许。” 窦景宁却没有应她。 离清河郡还有一日行程时,道中忽遇暴雨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界,往前跑了一程路,只见着一座荒弃的破庙。 雨越下越大,破庙总比在树下躲雨强。 窦景宁拴好了马,四下寻了些干草干柴干树叶,在破庙里燃起了一堆火。 两个人的衣裳都湿了,窦景宁把湿衣脱下来烘烤,让邓弥也将湿了的衣裳脱下来烤干,以防着凉生病。 邓弥坐着不动,尴尬推辞:“不用,我衣裳没有湿很多。” 这显然是谎话,两个人淋的雨同样多,一个的衣裳湿得可以拧出水来,一个却说自己的衣裳不怎么湿。 窦景宁抬眸看她,犹豫了片刻,翕动嘴唇说道:“其实,我知……” 话没说完,有一个浑身湿淋淋的人推开破庙门进来,一跨进门就跪跌在地。 漆黑的一团,邓弥心惊。 听见响动,窦景宁回过头,他站起身迎上去,关切扶住那人:“你怎么了?” 一柄剑飞快压在了他颈旁。 邓弥既惊且怒,脱口斥道:“哎,你这个人真是不知好歹!他是想帮你,你却想杀他?” 漆黑的人影僵了僵,抬起头。 邓弥和窦景宁都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。 湿淋淋的人收了剑,挣扎起来往外走,但是才走一步就栽倒在地上。 邓弥连忙跑过去:“杨洋!” 窦景宁迷惑而茫然:“杨……洋?” 邓弥发现杨洋的手紧紧捂住腹部,指间似有血迹,她惊慌不已,着急朝发愣的窦景宁喊道:“他受伤了,你快过来看看!” 伤得不浅。 门口冷风冷雨,不能就这样躺着。 重伤者被挪到了角落里的干草堆上。 窦景宁正要起身去包袱里拿止血药,忽听瓢泼雨幕里远远传来纵马疾驰的声音,他透过破落穿风的纸窗往外望,时已近暮,雨帘重重,乌云再遮断了天光,唯一听得见声响。 他回头道:“像是有人来了,不少,十余骑。” 重伤之人苍白着脸,他睁开眼,突然攫住了邓弥的手腕:“你,快走……” 邓弥愣神:“他们是来找你的?” 他费力点头:“别……为我所累……走……” 窦景宁都听见了,他蹙眉,隐约已猜到三分:眼前这人,想必此刻正是遭人追杀中。 不及言,却见邓弥紧紧反握住对方的手,切声说道:“我不走,我会保护你的,绝不让他们将你带走!” 邓弥急忙起身奔向火堆旁,从包袱下抽出了随身短剑。 黑衣人张张嘴,忽地昏厥过去,再没了声息。 窦景宁呆愣看着邓弥取了剑来,然后他飞快回过神来,生气斥责说:“你是想和来人硬拼吗?这样做,只怕最后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 邓弥一心要救这个人。 但雨中追兵十有九成是来者不善。 窦景宁连忙将重伤之人拖近墙角,再将干草平整堆叠到他身上,邓弥明白过来,也赶紧帮忙将人掩藏好。 透窗望去,人马已近,果然足有十余,竟清一色全是武卫装扮,窦景宁大惊,不知所救之人犯了什么事,但回首看着藏人之处,就算不显得突兀,也难保武卫进来不会翻查这一处,正心急如焚手足无措间,邓弥亦近窗来窥望。 “阿弥——” 窦景宁侧头看她,犹豫似有言语。 “他们有多少……” “权宜之计,请你勿怪!” 邓弥的话没有问完就被截断了,紧接着她手中的剑被人夺下,她错愕伸手去抓,腰却被人牢牢揽住,她的发冠被扯去,一头青丝散落下来。 邓弥挣扎,惨白着脸怒吼:“窦景宁!” “你不是想救他吗?” 呆愣的瞬间,有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腰带,她骇异按住那只手。 “别动,别说话。” 他脱下她的湿衣裳。 一时间,两个人都愣住了。 邓弥愣住,是因对方动作粗蛮,陡然惊心。 窦景宁愣住,是他发现邓弥比旁人多穿了一层衣裳——人声马嘶已经很近了——管不了那么多,衣裳扯不开,只好摸了防身匕首出来。 里衣被扯下肩头,贴身束胸暴露在对方眼中,邓弥羞愤至极,血红着脸,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:“窦景宁,你混蛋!” 窦景宁挨打后,飞快制住了她的双手,欺下身道:“你安静些,我不会对你怎样,但你要敢再乱动乱叫,我不仅会把方才那人拱手送出,而且今夜一定会睡了你!” 窦景宁收起匕首,利落脱掉了自己的衣裳。 颤抖噤声的邓弥惊恐看他俯下身来。 斜长的剑眉,墨黑的双瞳。 世无其二,俊美无极的一张脸,一分分地靠近了。 她心如擂鼓,狂跳不止—— “什么人?” 庙门被踹开的同时,窦景宁拧眉怒喝。 门前一阵骚动。 谁也不曾料到,荒野破庙半座,正有一男一女衣衫半解缠绵交卧其中。 男人支身侧坐,容貌姣好,举手投足,贵气雍雅。 女人则显得慌张许多,匆匆拉起衣裳,长发垂下,遮住了半张脸。 撞见了庙中这香艳的一幕,众武卫甚是尴尬。 “你们扰了我的雅兴。” 冷冷的一道话语落入耳中,为首武卫连忙拱手道明了来意:“这位公子,委实抱歉,我等是东莱郡官府中人,正在缉拿一名要犯。” “哦?要犯?难道你是指我们两个?” 武卫的目光在男人身上探寻:“这……公子当然不是。” “我不是,那我的这位爱妾呢?她是吗?” 因逃犯事关重大,武卫不敢掉以轻心,故此十分谨慎:“能否请姑娘抬起脸来?” 女人不肯,反而将身侧过。 “我的这位姬妾,向来怕生,阁下如果心存疑虑,不如走近几步来瞧瞧?” 为首武卫示意身后一人上前。 此人受命,走近前看了看,确定虽未着裙裾,但这的确是一位妙龄女子,女子衣裳凌乱,满面羞红,然而绮龄玉貌,容华端妙,素纤风致有如小仙,那人不由得贪看了几眼。 男人皱眉,抽剑直指近旁武卫:“你再敢盯着她看一眼,我就挖掉你双目。” 该武卫将怒,被首领呵止,悻悻回返。 为首之人审量得出对方的语态霸道嚣张,却也识得他的一身衣饰考究华贵,身份不寻常,他担心得罪对方,便恭敬躬身探问道:“唐突了。不知公子怎样称呼?” 男人将一件外袍覆在妙龄女子身上,未转面,只淡冷道:“蠡吾人,丰宣。” 武卫们闻名,皆大骇,忙罪责不已,连道失敬,惶恐退出破庙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