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三十二章 断袖

第三十二章 断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回京都。 邓弥一进家门,就见到了大姐邓阳、大嫂林氏,以及满脸郁闷的邓康,宣夫人静默在一旁喝茶。 嫁出去的女儿和寡居的儿媳妇,以及邓家唯一的长子嫡孙,真是除了过年,难得能瞅见这样齐的阵仗了——不过,气氛却是怪怪的,太_安静了。 “就这样。”在邓弥出声询问之前,她的母亲昆阳君发话了,“康儿年岁还小,我看他也不是很乐意,娶亲之事再缓两年。” ——是在讨论邓康的婚事? 邓弥有点儿惊讶,转头看邓康,那小子闻祖母言,欣喜得就差没跳起来欢呼了。 林氏焦急:“娘,康儿他都十七了,整日游闲在外像什么样子!” 邓阳很是同意:“是啊,母亲,男儿郎嘛,成家立业才是最重要的,如今康儿有爵位在身,立业算是立了,的确是时候给他物色媳妇了,我觉得黄御史家的……” “姑姑!”邓康着急打断道,“我觉得现在谈论这个,真的太早了!” 昆阳君摊开手:“瞧,他自己都不愿意,何苦要逼他。” 林氏脸上好似覆了一层霜,望望儿子,叹息着起身出去。 邓阳看嫂子这样,连忙跟出去安慰她,临走前恨恨指责了邓康一声“不懂为娘的苦心”。 邓康假装没听见。 邓弥走近前,再喊了一声:“阿娘,我回来了。” 宣夫人慈和地笑笑:“回来就好。在外面可还顺利?” 邓弥点头:“是,陛下交待的事情都办妥了。” “叔父,对不起没能和你一起去。”邓康不好意思地道了歉,紧接着就亲昵地挽住了邓弥的臂膀,“但是你回来可以告诉我啊,我好接你去!” 邓弥干笑着扒开他的手:“你接我?免了。” “景宁哥呢?” “什么?” “景宁哥回来了吗?” “哦,回来了。” “太好了,他不在,大家都闷坏了,我现在就找他去!” 邓康兴奋跑到门边,忽想到了什么,又转过身来,走向昆阳君道:“祖母,陛下的兄长今年二十五了,窦郎中的儿子景宁哥也有二十了,他们都没有着急娶妻,您看,我是不是到二十以后再考虑这个事?” 昆阳君没说话。 邓康看一眼邓弥,赶紧搭住她肩:“那我叔父还没成亲呢!” 邓弥面上白了白。 “我们才差一岁,不然就排在叔父后头好了!” 昆阳君总算认真来看他了。 邓弥赶紧甩开了邓康的手:“勾勾搭搭,成何体统!” 昆阳君看了面前二人半晌,说:“这也不行。总之,先缓两年。没事了,你出去玩吧。” 缓两年也是好的。 “谢祖母。您可千万替我压住我娘那颗急切的心啊!” 邓康欢喜跑出去了,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。 邓弥神色沉郁:“阿娘,依我看,你就应该听大嫂的,寻个人来管管邓康,他整日疯癫贪玩,从来都是没规没矩的。” 昆阳君抿了一小口杯中茶:“康儿娶了亲,很快就该轮到你了。” “我?”邓弥吓了大跳,“他娶他的,和我有什么关系!” “外人的眼光总是很复杂的,没道理侄儿成家了,叔父却迟迟没有动静。” “可我与他不同,我——” “我知道,为了避免麻烦,只好先压着康儿这一头了,也幸好,他自己不愿意。” 邓弥瞬间觉得心烦。 昆阳君下一句提醒她,次日应上朝了,需去准备起来。 ……更心烦。 回到洛阳的日子,是不咸不淡地过。 每次上朝去,都能看见一张熟面孔:襄城君兼御史大夫,丰宣。 连着一个月看下来,这丰宣在朝上和邓弥是同一类人,那就是,能不开口就尽量不开口,任凭几拨大臣为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互不退让,他们二人犹自岿然不动。 有丰宣榜样在前,邓弥渐渐也就习惯了,不再害怕上朝议政。 五月初五,端午佳节。 京中交好的贵戚子弟相约出城去看赛龙舟。 邓弥被窦景宁和邓康_生拉硬拽,也是泱泱大军中的一员。 龙舟赛得精彩,众人看得尽兴,回了城内,陆续各自散去了。 有一小拨没散的,连同邓弥在内,七八人,黄荀说,知道有个摊子上的梅子汤最好喝,愿意请客,这拨口干舌燥累得没力气的人,就呼啦啦随他拐去了市集上。 大家伙在一张桌前挤坐下,黄荀点着人头要了八碗梅子汤和几样糕点。 傅乐玩笑说:“黄荀难得大方,今天就算是在这小摊上,我们也争取吃穷他。” 邓康乐了:“哈哈,这是黄琰琰不在,她要是在,你敢这么说黄荀,有你好看的!” 邓康边说边往邓弥身上挤,邓弥不断往边上挪,终于挪得没位置了。 “邓康,你干什么!” “我不知道,你问黄荀,怎么要来跟我们挤一边。” 黄荀无辜睁大眼:“不怪我啊,你看王茂那么大的个头,那边坐不下了。” 邓弥气怒,正欲将黄荀赶走,却被窦景宁拉住了手臂:“没事,你坐我旁边。” 傅乐原本和窦景宁坐一起,听他这样一说,就挪到邓康正对面的座位上去了。 有了新的地方可坐,邓弥不好再发火。 不多久,梅子汤端上来。 王茂迫不及待,首先一个抢过碗喝了,一大口下去,酣畅得不行:“冰镇过的,果真不错!” 黄荀洋洋自得:“那是当然,我说好的东西,一定好……哎,你慢点喝!这老话诚不欺人啊,胖子最是惧热,王茂,当心你的牙,喝太猛酸倒了就吃不得糕点了!” “黄荀,这里最好吃的糕点是什么?” “藕粉糕和桂……” 黄荀笑眯眯答着傅乐的问话,还没说完,脸上倏忽一僵,赶紧低下头。 除了窦景宁和邓弥,其他人的神态顿时都变了。 傅乐离窦景宁近,扶额悄悄拉他的衣袖给他使眼色。 桌旁的喧闹声顷时止住,邓弥一头雾水,茫然问道:“你们都怎么了?” 然后,不用别人回答,她也知道是怎么了。 环佩玎珰,馨香萦绕。 微微侧过眼,就发现窦景宁身后立了一道娇俏身影。 “窦公子,许久不见了。” 竟是益阳公主! 邓弥愣愣地看着窦景宁,等他反应。 窦景宁面上波澜不惊,站起身来,转身一礼:“公主。” 众人也都纷纷站起。 益阳公主脸似朝华,盈盈然颔首含笑:“今日龙舟赛,十分精彩。我才从城外回来,不预期能在此处遇到各位,真是好巧。车马行了一程,我也有些口渴了,能坐在这里喝一碗凉茶吗?” 益阳公主醉翁之意不在酒。 傅乐让无可让,邓弥立刻识趣地又挤去和邓康坐一边了,黄荀瑟瑟缩缩,不情不愿挪到和王茂一起坐。 窦景宁看看邓弥,往旁边移步,礼貌地让出座位给益阳公主。 黄荀瓮声瓮气地招呼道:“店家,再端一碗梅子汤来!” 第九碗梅子汤端上来。 益阳公主抬袖,端碗,樱桃小口轻抿,品尝过后,笑赞此物口感清爽,乃解暑上品。 众人勉强陪笑。 益阳公主转面问窦景宁:“窦公子下注了吗?赌的是哪只龙舟会赢?” 窦景宁微笑摇头:“我只是看看,凑热闹而已。” “窦公子和丰宣哥哥的性情真像,他今日也是光凑热闹,没有下注。” “丰宣……哦,我都没注意他。” 益阳公主含羞,垂下眉目小声地说:“你不曾心心念念着他,当然看不见他在哪里,不像我,时时都能在人堆里找着你。” 意思再明白不过,公主说,她心心念念的人是你窦景宁。 其他人都不由自控地起了一层寒森森的鸡皮疙瘩,浑身怪不自在的。 邓弥闷头喝梅子汤。 窦景宁镇定自若,倒像个没事人似的稳坐着:“公主,在下……贪好玩乐,不思进取,实在是有负公主厚爱了。” 益阳公主仍旧娇羞:“窦公子过分谦虚了,你若是拙劣不堪之辈,那整个洛阳就没有出众的人了。” 其恋慕之深切,有目共睹。 所有人闷声不言。 窦景宁神色略显尴尬:“公主,我想,上回我已经把话说得够明白了。” 公主只道:“你有你的推托之辞,我亦有我的坚持。世上没有不可转圜的心意,你迟早会喜欢我的,我愿意等一等你。” 益阳公主坦荡大胆,直抒胸臆,一席话说出来,差点让傅乐被梅子汤呛死。 傅乐涨红了脸:“咳、咳咳……失礼、失礼了。” 没人再敢喝梅子汤。 窦景宁深深叹息,遂言:“公主,实不相瞒,其实我……我喜欢男人。” 仿若晴空一道霹雳,在座者都惊呆了。 益阳公主花容顿变,愕然作声:“你、你说什么?” “我有龙阳之好,是个彻彻底底的断袖。” “窦……窦公子,你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了……” “我不开玩笑。” “就算你不喜欢本公主,也不必拿这么荒唐的理由来搪塞吧!” 窦景宁再是哀哀一叹:“要怎样你才肯相信?” 益阳公主愠怒道:“无论你怎样说,本公主都绝不相信!” “好吧。” 窦景宁的目光将满桌目瞪口呆的同伴,从左到右扫了个遍,最后落在邓弥身上。 邓康悚然。 邓弥对上窦景宁一双幽沉的眼,她左右看看,稍稍蹙眉。 ——你问我?我该说信,还是不信? 她心里正想着该说什么,就见窦景宁撑起身来。 “光用说的,确实不能令人信服。” 这句话话音方落,一片暗影在眼前压下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