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三十三章 初吻

第三十三章 初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长的手捧住了她的脸,他闭着眼睛低下头来,紧接着,有柔软微温的什么覆上了她的唇。 浓长的眼睫近在咫尺。 有清清淡淡的香,幽雅、素净,她记起第一次闻到这幽隐的香气时是红了脸的,然后她此刻的脸就飞快从惊白转向了绯红。 周遭的同伴,一个个呆若木鸡。 邓康清晰地倒抽了一口凉气,脸色极其难看:“景宁哥,你……你真的是……” 邓弥窒息,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顿住了。 骤然间,脑中空白。 益阳公主是哭着跑掉的。 ……一阵人仰马翻。 邓弥回过神来的时候,不光是同伴们彼此错愕惊顾,就连路人、邻摊的众人也都齐刷刷盯着她,毫不顾忌地私议指点起来。 人生的初吻,就这样没有了。 邓弥有一点震惊,更有一点恍惚。 然而,最难接受的并不是这个事实,而是—— “嘿哟,两个男人啊?” “那个不是渭阳侯吗?想不到,他也好这口。” “邓家子辈里唯一的独苗,竟然被养成了断袖?昆阳君心里一准儿不好受哟!” 闲言碎语统统落进了邓弥的耳朵里。 邓康惨着脸,抖着手推了推她:“叔……父?” 京城里的贵家子弟,一半以上有带剑的习惯,没别的,就图个好看。 邓康和黄荀都是爱显摆的人。 两把剑压在桌下。 邓家子辈……渭阳侯……昆阳君…… 断袖……断袖?! 愤怒很快吞噬了邓弥的理智。 铮! 雪亮的一道剑光。 黄荀惊慌大喊:“景宁哥当心!” 窦景宁看着益阳公主走了,好不容易松口气,转面间,一剑贴着脸颊刺过来,要不是反应快及时偏头躲开,估计鼻子就没有了。 “阿弥,你听我解释!” “没什么可解释的!” 邓弥的剑连路砍过去,窦景宁不停地躲,围观的人群炸开,唯恐避之不及。 真是前一刻还太平和乐,转瞬就作鸡飞蛋打了。 “我的剑!”黄荀看清那剑上的穗子,瞧着邓弥狠厉的砍法,心疼得不行,“剑乃百兵之君,不是那样用的,会坏,会坏啊!” 邓康咄道:“什么时候了还有空关心你的剑!” 黄荀几乎要哭出来:“那是我爷爷传给我的宝剑……” 场面混乱极了。 王茂双目睁得溜圆,正看得啧啧称奇:“窦景宁的胆子简直是大破天了!以前只是觉得有顺烈皇后和梁家给他撑腰,所以他张扬骄纵了些,见谁不顺眼都敢打,这……这到如今了,他还是天不怕地不怕,自己断袖就断袖吧,竟还断到国舅身上去了?” 傅乐急了:“都少说几句,快去帮忙吧!” 照眼前这情景看,十有八_九得搞出人命。 大家蜂拥上前,揽腰的揽腰,抱腿的抱腿,生生地将赤红了一双眼的邓弥锁住,慌张夺下了她手里的剑。 黄荀赶紧收了剑,问身后的人:“景宁哥,你怎样?没事吧?” 原本以为手上没东西了,邓弥就不会再动手了,岂料都想错了。 邓弥甩开拦她的邓康、傅乐等人,赤手空拳扑上去打窦景宁。 窦景宁始终只是防守,眼看着围观的人愈众,他才肯真正出手制住邓弥。 “别闹了。” “啪!” 回应窦景宁的是一记毫不留情的惊天响的耳光。 邓弥掉头跑了。 众人傻眼。 “看我叔这副态度,也知道他跟你肯定不是一类人了。”邓康盯着窦景宁脸上浮现的红指印,心绪复杂难平,怅然摇头,“景宁哥,对不起啊,我真的帮不了你。” 窦景宁捂着脸,一句话不多说,推开邓康。 邓康看他似乎是去追邓弥了,不由得愁上添愁。 “邓康,邓弥他真的不是……那个?” “滚,你是他都不可能是!” “但是我看,景宁像是来真的了?” “唉哟求你别说了,我头疼!” …… 邓康左右为难,一时间想了太多,头是真的快炸了。 而事件正主邓弥,是整个人都快炸了。 邓弥满腔羞愤,在街面上横冲直撞走得飞快,有躲闪不及的人和她迎面走过,娇声踉跄跌倒,听到身后声音是女人的,邓弥这才停下来,她知道是自己不对,转身正欲去扶那女子并赔句不是,可一转身,她就看到了窦景宁。 追来的窦景宁看看摔在地上的人,讶异,急忙上前关切问道:“云娘,你没事吧?” 被撞倒的人花容月貌,的确是松竹馆的云娘。 云娘说着无碍,握窦景宁的手站起来。 邓弥看他们搀握在一起的手,再看向妩媚动人的云娘,最后恨恨看了窦景宁一眼,愤然转身,走得更快了。 路上这一耽搁,窦景宁终于追上邓弥的时候,是在昆阳君的府门前。 “阿弥!”窦景宁焦灼拉住了邓弥的手臂,“我喊了你一路了,你就不能停下来听我解释两句吗?” 邓弥气怒甩开他:“我说过了,没什么好解释的!你一直以来,就是个轻浮无聊的小人!” “轻浮无聊?你到现在,还是这样看我的?” “没错,你是小人,是伪君子!” “……好,随你说什么。”窦景宁努力镇定,说道,“今天的错全在我,你怎样骂我都是应该的,但能不能先让我说两句?” 邓弥气得发疯,一看到他这张脸,就忍不住想到云娘,想到松竹馆:“不能!我邓弥,不是松竹馆的姑娘,不供你这样的世家子来消遣!随心戏弄完,再来好言劝慰,你以为我是第二个云娘吗?你喜欢玩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的游戏,那就去找你的云娘好了,反正像她那种卑贱的女人,只要客人给得起足够的银两,她什么都肯做,正好迎合了你们这类人的喜好!” 窦景宁神色骤变,目光冷了下来:“邓弥,你最好收回你刚才说过的所有话。” 愤怒和嫉妒的火焰在心里越烧越旺,邓弥冷声发笑:“我说什么让你不高兴了?云娘?我说得不对吗?她难道不是松竹馆的娼妓,而是冰清玉洁的神女吗?什么身份的人,就会做什么身份的事,她倚门卖笑,眼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,她就是卑贱的下等人!” 邓弥在说出这番恶毒言语之时,心里明明是很难过、很不愿意的,可是她对着窦景宁,却还是忍不住用了所能想到的一切最坏的词语,哪怕口不择言后,心中懊悔渐深。 “你!” 窦景宁扬起手,似乎是要打邓弥。 邓弥见他眼神冷锐似剑,惊骇慌张,下意识抬手挡住脸。 可是,那一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来。 窦景宁的手垂下,他的目光随之软下来,却一分分显出哀痛:“你年纪小,眼睛看见的很多事情,喜欢仅凭自己的好恶去论断,我可以理解。” 邓弥记恨他刚才意欲掌掴她的举动,故意针对他说:“我不需要你理解,你也没有资格来教训我!” 说罢,移步入府。 窦景宁抓住了她的手,把她扯到了身前,他抓得很紧,紧得让邓弥感到了腕上的疼。 “你、你放手!” “换了是别人,方才的一巴掌,我一定不会收住。” “窦景宁,你别太嚣张了,这是在我家门口!这里是昆阳君府!” “昆阳君把你教得不够好。要尊重别人的道理,今日由我来教教你!” 窦景宁的神情极冷肃,光是那一双眼睛的温度,也够把人冻起来。 邓弥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,不自觉地害怕起来:“你算什么……啊!” 手腕上的力道加重了,那似乎是要将她的手捏断。 “邓弥,你听好了。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,没有谁的命贵,谁的命贱,没有说,谁生来就该王侯将相,谁天生就该低到泥里给人踩,这都不过是时运流转,看谁比谁更走运一些罢了。云娘不如你走运,她不能生来就活在名门望族里,当她是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已嫁作人妇两年,是被逼娶的妾,夫君暴虐,主母嫉恨,不过两年,就遍体鳞伤被赶出家门,寒冬腊月里,她光着脚在地上走,贫病交加,险些死在街上,如果不是我和丰宣恰巧路过救起她,世上不会有云娘这个人。” 邓弥愕然,可是她又不肯服输,逞强偏要嘴硬:“那又怎样?想要活下去,为奴为婢做什么不可以?她偏偏要去松竹馆,说到底,还是自甘堕落!” “你根本就没有明白这个世道有多残酷,”天真的话语放大了他心中的悲戚,有那么一瞬间,窦景宁觉得,他的心,为看不见的宿命所摧折了,“不是你想怎样活,它就会让你怎样活下去。当时的我和丰宣,能救云娘,能帮她一时,却不能将她的后半生安排好,让她永无后顾之忧。阿弥,等你再长大一些,你该知道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活得不容易,尤其是……一个弱女子,有的时候,老天不会让她有选择的余地,就像你,只能按照昆阳君的心意,活成‘渭阳侯’的样子。” 邓弥震颤。 ……就像你,只能按照昆阳君的心意,活成渭阳侯的样子。 刹那间,她隐恸在心。 窦景宁松开了手:“邓弥,记住不要看不起任何人,如果有更好的路,他们不会不走。” 一层泪意涌上邓弥的双目,那灼热泪意里,饱含着口不择言的悔,和对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痛。 “至于今天的事,错全在我,万一有人问起,你不必回应。” “如何……不予回应?” “我可以是断袖,但‘渭阳侯’不能是。所以是我一厢情愿,而你毫不知情。” 邓弥眼下酸涩,她别过脸去:“接受益阳公主,对你来说真有那样难么?为了躲开她,你竟不顾惜自己一身清誉,要去撒这样的弥天大谎。” 窦景宁望着她,温柔笑笑,轻声道:“我心里有喜欢的人,我只想和她在一起,如果不能做到,我宁愿孤独终老。” 邓弥看着转身走远的人,那道修长的背影,逐渐在泪光中变得破碎支离起来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