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三十五章 风波

第三十五章 风波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言,次日很早就过来了,说家中无聊,想在祖母家住几天。 揣摩着昆阳君的心思,二人都不敢出门去。 邓弥是个喜静的人,居家爱好不是读书就是练练字画,邓康一来,改成下棋。 东院平常服侍的人就少,何况如今一个病了,一个归家省亲未回,邓康连输九局,输得暴躁不已,想叫人端茶果点心来休整一下再重振士气,谁知连个使唤的下人都没有,他就气得亲自跑出去找人了。 才眨眼的工夫,邓康旋风似的跑回来。 “叔,大事不妙!” “你这一惊一乍的毛病得改改,我说真的。” “先别忙着管我了,你去前院看看吧,景宁哥又送上门来了!” 指间棋子落下。 邓弥神色惊_变,腾地立起:“他还敢来?!” 邓康一个劲点头:“我也这样说的,他真是不怕祖母打死他呀!不过,我看他带了东西来,像是来赔罪的。” ——阿娘最在意的就是邓家门楣。 好端端被拉下了水,搞得整个京城都在沸议说,皇后的弟弟是断袖,这罪要是赔得了,她邓弥愿意跟窦景宁姓! “走,看看去!” 正厅的门照旧紧闭。 邓弥和邓康两个人,偷偷摸摸蹲在窗下听了半晌,什么也没听见,再又偷偷摸摸趴到门前去,还是什么也听不见。 邓康疑道:“怪了,他们不说话的吗?” 邓弥瞪他一眼:“白痴,你不知道这屋子里修了个内室吗?” “啊?我不知道啊,专门修个内室做什么用?” “给我留面子。” “什么意思啊?” “……教训我的时候,外面人听不见。” 邓康满脸同情:“叔,你活得太不容易了。” 半点声响听不见,耳朵再贴到门上去都没用。 邓弥放弃偷听这条路了,她坐到廊前台阶上,思前想后就是不明白:她阿娘到底是要怎么处理这件事?大事化小绝对不可能,既然这样,也没必要到内室去说话,直接骂得窦景宁狗血淋头再赶出去就好了啊。 邓康捣腾了一阵,也终于放弃了,挨着邓弥坐下说:“你怕不怕?” 邓弥冷哼:“笑话,我一身正气,我有什么好怕的。” “但傅乐说,景宁哥像是来真的了。” “……” “叔,我觉得景宁哥挺好的,”邓康非常认真地说道,“你要万一是断袖,和他断到一块儿去了,我也绝对不会歧视你。” 邓弥给他这话怄得肺疼:“你再敢说这样的话,我一定打死你!” 身后的门“吱呀”一声。 邓弥和邓康同时回过头,看到昆阳君从里面走出来。 邓康有点呆,邓弥却是吓得跳了起来。 窦景宁跟在昆阳君身后,也走出来了,神色似寻常般,没有任何异样。 邓弥再看看昆阳君肃然的脸,后退了两步,然后连忙扭头就跑。 邓康仍然有点呆。 昆阳君冷面看他:“你还杵在这里作甚?” 邓康看祖母态度不对,立刻拔腿往东院的方向跑,跑过了一道院门,赶紧闪身躲下了。 “叔?” “你踩着我了!” “哦……对不起对不起!” “别啰嗦,快看看什么情况。” 邓康猫着腰,偷偷探出一双眼睛往外望。 窦景宁和昆阳君站在檐下说了些什么,窦景宁最后笑着点点头,之后告辞离开了。 邓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景宁哥居然是笑着走的?” 邓弥扶着他肩,脑袋伸在他脑袋上面:“这不可能啊,你不是说他和我阿娘吵架了?以阿娘的脾气,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。” “景宁哥空手走的,祖母收下礼物了?也许是礼物送得好。” “胡说,阿娘不是那种没原则的人!” “你说得很有道理。”邓康摸摸下巴,思忖道,“那我就不明白了,这分明是和解了嘛,可是……看祖母那神情,也不是完全消气了。” 邓弥叹气:“隐怒未发。我提醒你,在你祖母面前,说话当心点,你要是惹怒了她,我自身都难保,肯定不救你。” “行了,知道了。” “还看什么看,回去了。” 邓康被揪着后领口拎走,他嗷嗷叫着,踉跄扒开邓弥的手:“要死,别拽了,让我看路啊!” 邓弥松开手,抚着心口在前面走,倒有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。 邓康一面整理衣裳,一面由衷佩服道:“要说景宁哥,他真的是很厉害。” 邓弥懒得理睬他。 “你不觉得吗?”邓康跟上她,抓住了她的衣袖,“这么麻烦的事,愣是被他摆平了,祖母连骂都没骂你一句,说实在的,你有没有跟我一样,很崇拜他?” “这本来就是他惹起的祸事。” “呃,话不要这样说嘛……” 邓弥皱眉:“邓康,你能不能理智一点?别有什么一牵扯上窦景宁,你连道理都不讲了,直接就跑去帮他,什么都是他对。” 邓康委委屈屈,实话实说道:“他长那么一张人见人爱的脸,行事作风又正派,我没有理由和他唱反调……” 邓弥一脚踹在他身上:“没良心的小兔崽子,窦景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轻薄你叔父我,还叫‘行事作风正派’?” 邓康倔强回嘴:“你不喜欢景宁哥,就不兴景宁哥喜欢你吗?” 邓弥险险一口气上不来:“……你再敢给我说一遍?” “祖母都没有再计较,你还记着这仇干什么?真是小肚鸡肠。” “从今天起,你别想再惦记我的东西,一片树叶我都不会给你。” “叔父,你不能这么绝情!” …… 这个事件平平淡淡地过去了,起码邓弥是这样认为的,因为在她看来,昆阳君府起的风波才是最要紧的,但是昆阳君问都没问过她,当天在街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邓弥想想也是,窦景宁都亲自来过了,也不必再来问她什么了。 外面的流言还在传。 听说窦武非常生气,罚窦景宁在家祠里跪了三天。 昆阳君没有明令禁止邓弥与窦景宁结交,但是却告诫过她,凡事自己把握好分寸。 邓弥始终觉得,昆阳君是不放心的。 所以整个五月和六月,除了上朝,她很少出门,潜心在家看书练琴。 一般情况下见不着窦景宁,但只要出门赴宴,人多聚乐时,他几乎都在。 起先,邓弥总是很尴尬,但众人起哄,必然会把他们的座位安排在一起,尴尬的次数多了,渐渐就习惯了。 席间的邓弥,一定是目不斜视的,而有邓弥在,窦景宁多数的时间一定是盯着她看的。 到九月的时候,有一句调侃的话传遍了整个京城:“渭阳侯是窦景宁的心肝宝贝,而窦景宁什么都不是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