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三十七章 麒麟

第三十七章 麒麟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,向来收比同道高十倍以上的价,做同道不敢做的生意。 杨洋隶属于十二夜,是组织里第一等的刺客,他在这里有另外的名字,叫“麒麟”。 十一月初,麒麟从豫章做完任务回到长安交差,无意中得知十二夜接了一桩价值十万金的任务。 十万金,买一个人的命。 没有新任务的麒麟,磨好了剑,离开长安,往东去了洛阳。 京城之中,怨声增多,盖因在位之皇帝近年行事偏颇,加纳宫人无数,宫中开销日巨,为了养活后_庭众多的人,刘志竟不顾群臣反对,公开卖官加税。 百姓无不怨恨朝廷的严苛和荒谬。 十一月初九,罢朝后,御史大夫丰宣将满腔愤怒延引至德阳殿,与刘志爆发了激烈的争吵。 丰宣一再强调:“你这样做,天下百姓会寒心!” 刘志总是不闲不淡一句:“宫里非常缺钱。” 提到后宫的花销,丰宣更加怒不可遏,说起话来也不是很客气:“缺钱?你少纳宫人不就不缺钱了吗?我就不明白了,你就这么一副身子,要那么多女人何用!” “如花似玉的美人,各有各的娇和媚,朕难道会不喜欢?” “但你喜欢的也太多了!你怎么能盘剥百姓来供养你的后宫?你不懂贤君之道吗?” “朕也曾免除他们半年的赋税,好话没讨着几句,现在不过是想将施予他们的一部分拿回来,赋税才增了两成,他们就心急眼红成这个样子,可知,好人是很难当的。” 丰宣气得直瞪眼:“你这是什么话?你从来没有尝过做百姓的苦,怎知两成赋税对他们来说有多难交上来!还有,从来只有昏君会想到靠卖官鬻爵来换钱,你不做贤君反倒要做昏君吗?” 刘志仍旧是一副淡定的模样,闲闲看着手底下的一卷书,无所谓地说:“关内侯、虎贲、羽林等官爵,没有放太大的权力,卖出去说白了不过是个空架子。再说了,朕是皇帝,朕可以封那些人官,也可以找理由罢免他们。” “但是最终受苦的都是百姓!你忘记顺烈皇后对你的遗训了吗?她说得很清楚,天下是百姓的天下,你要想在这个皇帝宝座上坐得安稳,就必须……” “好了,不要说了,朕自有安排。” “你的安排就是不顾后果地拆东墙补西墙!” 刘志闭眼扶着额头:“行了,朕已说了,朕自有安排,你先退下去。” 丰宣看他这样,不由得切齿:“头痛了吧?照此下去,还有够你头痛的时候!哼!” 言罢,拂袖怒去。 尹泉捧着大臣的上书进殿,正巧与丰御史错肩而过。 尹泉小心翼翼将群臣上书搁在案头。 刘志带眼瞟过,顺手拿走最上的一份展阅。 字迹很眼熟,是渭阳侯邓弥的上书,条理清晰,逐一说明卖官与加税的弊端——邓弥极少上书言政,但就此事,这已是连上的第三道书了。 刘志越往后看,脸色就越难看,终于忍不住爆发,盛怒掀翻了御案…… 陛下罢朝多日,群臣每日都在殿前跪足两个时辰才散。 昆阳君府的东院,素来清静。 十二夜派出的人,在初十之日已经到达了洛阳,接任务的赵氏两兄弟,是一等杀手,非常谨慎,东方少主说,雇主要求让渭阳侯体体面面地死于一场“意外”中,惊动的人越少越好,尤其不能使得官府有机会插手。 赵氏兄弟暗中跟了渭阳侯几日,发现无法在路上下手,最终还是决定在昆阳君府中动手。 当中夜寂静,赵氏兄弟伏在墙头伺机而动时,他们不曾察觉夜色里另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。 麒麟不知道赵氏兄弟在布设什么样的“意外”,直到这一夜,赵大偷溜进邓弥的房间,转眼出来,将门封好,片刻后,屋子里起了火光。 冬日天寒,火盆中的火未完全熄透、灯烛不记得吹灭,都可以导致一场屋损人亡的灾祸,事了也怨不得旁人,只能怪自己命不好。 赵氏兄弟武功不弱,一对二没有胜算,屋内火光愈盛,麒麟心急如焚,却不敢妄动。 忽地记起隔院墙根下有一只大黄狗。 这大黄狗活的岁数长久,有些懒了,轻易不出声叫唤,平常也都懒懒伏在墙根下,别说晚上注意不到,就算是白天来了,不仔细瞧,也瞧不出它窝在哪一处。 麒麟掏出一只小布袋,里面是夜光石研磨成的细粉,卷一个布团,沾满夜光粉末,拿捏力度掷准在赵大的发冠上,赵大回头看看,以为是风,而那些夜光粉末则纷纷扬扬黏了他半身,布团也散开披挂在他背上,赵大却不曾察觉。 骨碌石子响,墙根下的大黄狗抖抖耳朵醒了,再是一块发亮的石子从天而降,大黄狗吓了一跳,连忙吠叫,它撒腿围着发亮的石子兜圈,猛地瞧见院墙上有一片荧绿的光,就越发叫得大声了。 隔院已经有人惊醒,屋子里亮起了灯烛。 赵大见那狗朝他们叫个不停,怕被人发现,领着弟弟跳下了墙头。 夜色里掠过一道暗影。 麒麟削断门上绳索,踹门进去,屋内火光冲天,幔帐尽数烧毁,邓弥毫无声响,平静躺在火海之中,麒麟慌急扑上前,探她颈下知她还活着,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了,但却左右叫不醒她,想来也许是中了迷香,情势危急,只能先将人救出去。 赵氏兄弟走到半路,赵二发现哥哥身上沾染了夜光粉,两人越想越不对劲,于是决定折回原地。 麒麟抱着邓弥逃出火海,用冷水扑醒了她。 “大哥,果然是有人从中作梗!” 邓弥迷迷糊糊醒来,陡闻一声厉喝,然后,她被人放在了冰凉的地上。 麒麟不能让他们知道他是谁,在抬头之前,他飞快将面纱拉上了。 “尊驾是何方神圣?” “大哥,还问什么问!杀了这两个,任务就算完了——渭阳侯牵涉江湖纷争,无辜被殃及了性命!” 弟弟性急,不多等,立即拔刀冲在了前面。 纷争既起,速战速决乃是上策,赵大掂量他兄弟的话,觉得也有几分道理。 长安十二夜杀人,绝不教人有机会活到接下任务的第十三夜。 渭阳侯既是朝廷重臣,更是皇后的亲弟弟,今夜已是接下任务的第六夜,期限已过去一半,如今一旦惊动了旁人,可能就再也没有下手的机会了。 赵大衡量着,没有选择,只好认同弟弟的做法,他看看伏在地上的渭阳侯,箭步过去。 麒麟的剑,赵氏兄弟是见过的,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愿意拔剑出鞘,但是,邓弥在他身后,他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赵大越过去。 一道雪亮的剑光划过赵大的眼,赵大警觉躲避。 邓弥浑身乏力,嗓子被烟火熏得涩疼,但脑子却一分分清楚了,着火的寝居、莫名的黑衣人,她很快就明白自己的处境了。 隔壁院里的黄狗在狂吠,纷杂有人声。 邓弥一面强撑着爬起,一面大声呼救道:“有刺客!快来人,抓刺客!” 她越是这样喊,赵大就越是急于杀她。 弟弟向赵大道:“大哥,我怎么瞅着这个人的形容,甚是眼熟?” 赵大格开一剑,狐疑嘀咕:“是有一点儿……” “童云吗?” “屁话,揽月楼能有这个胆子!” “也是,何况童云被官府追着跑,他不敢来洛阳的,那这个是?” “管他是哪门子的熟人,碍着我们的事了,就别怪咱兄弟俩不客气!” 赵氏兄弟恃强傲慢,素来不大将旁人放在眼里,况且俗语有云“兄弟同心其利断金”,十二夜派给他们的任务,没有哪次是做得不顺溜的,故而他们倒有闲情来拉扯上几句,闲话说完,该耍狠的还是要耍。 麒麟势单力薄,渐渐有些抵挡不住了。 东院的呼救加上黄狗的疯狂吠叫,昆阳君府众人都惊醒了,除了护府侍卫,其他人也都提担操棍拎柴刀地赶来,大夜里一个个火把燃起来,直往东院涌。 赵大见半天亮光,心知不好,急于击毙邓弥。 麒麟拼劲心力,阻拦赵大,一剑刺伤了赵大的手臂。 赵大惊怒,杀意暴起,五招内砍伤对方,径自提刀冲向邓弥。 双方力量明显悬殊。 麒麟竟不顾自己安危,放弃防守背后空门,急扑上前护住邓弥。 弟弟的刀锋挨上那人的肩背,电光石火间,他看清了那人剑柄上的一点红光,不由脱口惊叫道:“赤羽剑!他是麒麟!” 话音落时,麒麟的右肩已被刀尖扎入。 赵大吃惊收手:“麒麟?!” 刀拔出,伤口立刻血涌不止。 麒麟受伤,吃痛驻剑,跪跌在地。 邓弥急忙搀住他,低声地问:“你怎样?” 他摇头:“不碍事。” 烈火熊熊,映照他肩上的湿漉,空气里有血腥味,邓弥盯着他额头细密的汗和苍白的脸,刺心难受,倏忽红了眼眶。 抓刺客和救火的人已纷乱涌进院中来了。 弟弟问:“大哥,怎么办?” 赵大见麒麟坚守身后人之态,不由得含恨握紧了手里的刀:“这差事办不了。” “侍卫过来了,咱们快走!” “嗯。” “麒麟,你是奚夫人的人,所以我们才不动你,”临走前,赵大心有不忍,故此对重伤之人留话道,“但你别忘了,奚夫人上面还有主人,你坏了十二夜的规矩,主人不会放过你,到时怕是奚夫人都护你不住。毕竟是同僚一场,我奉劝你好自为之。” 一字一句,邓弥都听得分明。 侍卫赶来,家仆亦忙着救火。 麒麟戒心稍松,剧痛袭心,紧接着便昏倒扑地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