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四十章 寸心

第四十章 寸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声。 有人一直在耳边哭,绵绵不休。 榻上沉睡数日的人眼睫微颤,过了好一会儿,终于费力地睁开了双目。 “景宁哥!景宁哥,你醒了吗?” 首先凑上来的,却是邓康一张泪涟涟的脸。 窦景宁恍恍惚惚盯着他看了半晌,语气里似有几分失望:“怎么是你?” 邓康又哭又笑地擦了一把眼泪:“这是在我祖母家,怎么就不能是我?你就惦记我叔。我叔刚才还在这里的,你娘哭得伤心,我叔送她回客房休息去了。” “我娘?”窦景宁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,神思略为迟滞,想了片刻才知道邓康说的是谁,他合目轻声应道,“哦……我娘。” “你爹也来过了,窦妙和窦机都来过了,窦妙哭得止不住,越看你不醒就越哭得凶,窦大人没法子,就先把两个小孩带回去了。” 一时间,窦景宁心中百味—— 舅父严厉,但却并非不疼爱他,只是希图他安然度过一生,而妙丫头和小弟不知内情,向来视他为亲大哥,很是敬崇倚赖。 舅父一家,对他很好,但他始终叛逆,总想按自己心愿而活,倒真真切切令他们忧虑挂心了。 邓康攀住窦景宁胳膊问:“景宁哥,你有哪里疼吗?” 浑身都挺疼,但窦景宁笑笑摇头:“没有。” “伤口也不疼?” “不疼。” “不疼就好。”邓康想了想,又说,“是那个叫杨洋的人救了你,要不是他及时喂下你一颗解百毒的药丸,你兴许就等不到大夫来救你了,等会儿见了他,你可记着谢他。” 窦景宁心中微微一梗。 现下细想,当时毒性蔓延很快,他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彻底失去知觉的前一刻,是仿佛听见脚步声匆匆靠近,继而有人往他嘴里塞了一颗丸药似的凉物……只是不曾想,救他的会是那个人。 于是,很微妙地,这一声谢,瞬间变得有些难说出口。 邓康絮絮说起了别的事,窦景宁另有心事,没听得仔细。 不多时,邓弥过来了。 邓康听见门响,回头,高兴囔道:“叔父,景宁哥醒了。” 邓弥忽然觉得这话听上去很怪异。 窦景宁转眸,看她渐渐走近了,立在邓康身后。 邓弥心里别扭了半天,犹犹豫豫,开口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饿吗?” 邓康后脑勺对着她,摆摆手:“不饿,一个时辰前才吃的蒸饼。” 邓弥额上青筋跳两跳,闷声说:“没问你,滚旁边待着去。” “啊?”邓康糊涂看她,“哦。”然后乖乖从窦景宁身边挪开。 窦景宁忍住没笑:“我……想喝水。” 邓弥转身去倒水,邓康赶紧将窦景宁扶起来。 这一动弹,浑身更觉得疲累酸痛。 窦景宁稍稍蹙眉,下一刻,一杯温水端到了他眼前。 窦景宁抬头看邓弥,邓弥垂着眼,他伸手接了水杯:“谢谢。” 邓弥侧身坐着,没看他,仍旧是垂着眼:“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?我让后厨给你做。” 窦景宁盯着她看:“我好不容易又活了,你怎么也不瞧我一眼?” “瞧过了,挺好的。” “你根本就没正眼看过我!” “一进来就看到了。” “多看一眼又会怎样吗?” 邓康听窦景宁语气越来越急,再打量邓弥平静神色,头发开始发麻,他尴尬地插嘴说:“那个……景宁哥,我叔衣不解带守了你三天,熬得眼睛通红,你就别勉强他再多看你了吧?” 邓弥惊了一跳,下意识看向窦景宁,正巧对上他一双愣怔的眼。 窦景宁盯着她的双目看。 邓弥耳根子发热,瞬间怒火攻心:“邓康你来得够久了,立马给我滚回你自己家去!” 邓康很是委屈,没来得及张口,门忽地被人推开。 邓阳一脸焦急,看见窦景宁醒了,向他笑笑,急忙走近邓弥,附耳与她说了几句话。 邓弥神色大变,立即冲出门去了。 …… 杨洋的房间里没有人,叠好的被褥上搁着一封书信。 邓弥抓起书信,转身夺门而出。 邓弥心急如焚地朝府门方向跑去。 “杨洋!” 前院回廊上,终于追上了要走的人。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邓弥气急,捏着书信质问道。 杨洋停在廊下,握紧了手里的赤羽剑,低声说:“阿弥,我说过,我不能留在这里。” “我也说过,你回去就是送死,我不希望你死!” “或许不用死。” 邓弥咬牙,紧紧抓住了他的手:“我不管,我要你留在昆阳君府!陛下已经派羽林守住这里,那些人不会再来了。” 杨洋望着她的眼,涩涩笑了一下:“你知道吗?陛下已经查出刺客的身份了,此刻正在调兵前往西都。” “所以你更不能回去!” “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。”杨洋掰开了她的手,似安慰她一般,从容而温和地笑了笑,“东方狡诈,从不会在一个地方留下太多的人,朝廷出兵,或许能伤其一二党羽,但却不能伤及十二夜的元气。只要东方还活着,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抓我回去。与其处于被动的地位,不如我主动回去,将陛下的打算告知与他,也好将功折罪,往后不用再拖累你、拖累昆阳君府众人,也不用天涯海角地逃命。” “将功……折罪?” “是。” “他们真的会放过你?” “大概,会吧。” 邓弥凄然:“你都不敢肯定,却执意要回去?” 杨洋沉默了半晌:“……阿弥,我不想提心吊胆地活着,这真的,是我唯一的机会。” “你非离开不可吗?” “是。” 邓弥心似刀割,终于忍不住哀泣,哽咽抱住了他:“我真的不想你死……” 杨洋忽地僵了僵,抬起一只手,轻轻拍拍她的肩:“放心吧,我会很努力活下来的。” 邓弥隐恸,悄悄捏紧了他的衣衫。 杨洋推开她,替她擦去了脸上的一点泪痕,轻声地说:“别让人看见了,要不然,他们会觉得你很懦弱的。” 邓弥自己擦擦脸,默然点头。 “我走了。”杨洋说。 看着那执剑的青年头也不回地离开昆阳君府,邓弥寸心如裂。 “你怎么能这样对景宁哥?” 邓康的声音沉沉从身后传来。 邓弥泪红双眼,慢慢转过身。 邓康脸上似蒙着一层灰阴,他没有任何表情地往前走了几步:“你不是说,你不喜欢男人,不是断袖吗?那你刚才在做什么?你不是断袖,会对一个男人依依不舍,还主动去抱他?” 邓弥面上白了白:“子英,我……” “我不想听你解释。”邓康断然说道,“邓弥,我以往尊你敬你,是因为你是我的长辈,但是我从景宁哥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,我也同样尊他敬他,所以我希望,你不要把他的感情当儿戏。” 景宁……窦景宁…… 他曾先后救她四次,后两次更是不顾自身性命,他愿剖白心迹,大胆承认对她的喜欢,时至今日,心意犹似最初。 ——我难道是真的不喜欢窦景宁吗? 邓弥问自己,她知道她的答案不是无情的一句“不喜欢”。 正因为喜欢,才愈加痛苦。 邓弥分不清,她对杨洋的感情又是什么?明明不舍,明明牵肠挂肚…… 顷刻间,心为之摧折,邓弥整个人近乎崩溃。 “如果你心里装着别的人,”邓康说,“请你趁早让景宁哥断念,千万别耽误他。” 邓弥几乎要溺死在自己纷乱的思绪中。 邓康郑重问她:“邓弥,我说的这些话,你都听进去了吗?” 邓弥苍白着脸,强自振作地应答:“我听到了。” “我要你不辜负景宁哥,你会做到的,对吗?” 邓弥没有再回答,她低头推开了邓康。 邓康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,在那一刻,因为他提到了窦景宁,而使得邓弥有多么绝望。 是夜,昆阳君接了一封从南阳来的信,在灯下长长地叹息。 邓弥铺好了床,问道:“阿娘,怎么了?” 昆阳君一面摇头,一面将信放在灯烛上烧了:“邓氏宗族仍旧不肯接纳你。” 邓弥眼神一黯,没有说什么,只是垂首坐着。 “没想到你宗义伯父的那句话倒是说对了,就算我是皇后的亲娘,也不能勉强邓氏宗族去做一件他们不想做的事。” 邓弥还是沉默不言。 昆阳君将燃着的信纸丢进香炉里,她盯着逐渐灭去的火光出了片刻神,忽扭头问邓弥:“阿弥,在这件事情上,你怪过阿娘自作主张吗?” 邓弥僵住,遂而笑了笑:“阿娘有未竟的心愿,我愿意帮阿娘达成这个心愿。” “你没有自己的想法吗?” “……没有。” 昆阳君盯着她看了许久,神态是欲言又止的,末了,只是说:“夜深了,早些歇下吧。” 次日天明,窦府来人接回大公子。 前院忙得鸡飞狗跳,邓弥静静坐在屋子里,连出去看一眼都不曾。 昆阳君进来,问她道:“窦公子要走了,你不去跟他说几句话吗?” 邓弥说:“我没有要和他说的话。” “可是他一直在等你。” “……阿娘,你看不出他的心思吗?” 昆阳君悄然。 邓弥说:“以前你一直教我,不要和他人太过于亲近。” 昆阳君叹了口气,走过去,站在她身后,将双手搭在她肩上:“但是阿娘看得出,窦家那小子,是真心待你的,我的确不希望你现在耽于情爱,可我也不愿看到你去伤害一个肯用心对你好的人。” 邓弥的送行,姗姗迟来。 窦景宁不肯立刻就离开昆阳君府,窦夫人虽隐约猜到了原因,但却不敢说破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劝说窦景宁回府,在耐心耗尽之前,窦夫人看到了渭阳侯。 年方十六的渭阳侯,容姿秀美,着一身银色衣袍,浑似月映烟波,风姿宛然若仙。 窦夫人忽然从心感叹,邓家的这个小少年生得是如此白净漂亮,这是一副人见人爱的好相貌,加之其性格和柔,怎不教人怜爱?刹那间又想起了窦景宁小时候的样子,除了长得高些,他和渭阳侯是一类人,走到哪里,模样都是最出挑,最讨人喜欢的…… 可一旦想到了窦景宁,窦夫人的心里就兀然生出一根刺来,对邓弥的好感也掺杂进几丝异样的抗拒。 回过神思来时,渭阳侯已经在问窦景宁:“我能为你做什么?” “你的手好些了吗?” “好多了,多谢你拿来的膏药。” “那……等你的手好了,我能听你抚琴吗?” “好。” 窦夫人看见窦景宁双眼熠熠,如星璀璨,低头笑时,青涩而又甜暖。 久经世事的妇人站在那里愣住了,她忽然意识到,她和窦武,已然有负于琼英的嘱托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