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四十四章 嫌隙

第四十四章 嫌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之事,是越不想它发生的,它就越容易发生。 窦景宁不希望邓弥重新见到杨洋,可是冥冥中的安排,他无力阻断,这令他懊恼,而更懊恼的,是邓弥看破了他的心思。 ——“你不想让我见到他,是吗?” 没错,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,但经由邓弥的口说出来,意义就完全不同了。 甚至,连申辩解释的机会都没有,邓弥开始怨恨起他的自私。 邓康说,若不是昆阳君一力阻拦,邓弥定会将杨洋接回去。 实际上,当天要不是因为杨洋伤势过重,邓弥也肯定不由分说地将人带走了。 偏院里的事,窦武很少过问,所以夫人告诉他多了一个人,他听窦景宁说是“回乡路远过来借住的朋友”,也仅是睁只眼闭只眼不大在意。 那段时日,窦景宁过得很寂寞,邓弥来与不来,都是不舒心的:不来,想必是不愿意多见着他;来了,眼里也几乎没有他。 冬雪一场厚过一场,很快就到了新年。 杨洋知道自己在窦府,逗留的时日够长了。 “窦兄。” 窦景宁拎着一篓炭进屋的时候,杨洋起身站起来。 窦景宁看了他一眼:“这称呼我听不惯,你还是和你弟弟一样,叫我景宁兄吧。” 杨洋惊愕呆住。 “不用那么吃惊,不过是不小心听到了你们说的话而已。”窦景宁将炭放在了干燥的屋角,“放心,我是不会说出去的。” 杨洋面色微白,静默不言。 “你方才想说什么?” “我……” 窦景宁随意坐在旁边的几案上:“想说什么就说吧,不用客气。” “我……”杨洋迟疑着开口,低头抱拳说道,“有劳窦……有劳景宁兄的收留和悉心照顾,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,我想,再过三两天,我就可以走了。” “走?你能走去哪里?” “天下之大,总会有我的容身之处。只是景宁兄的救命之恩无以为……” “停。”窦景宁抬手打断他,“我做事,想来不贪图回报。事情过了,就不用再提了。” 杨洋似有言语。 窦景宁心思百转,忽而唇舌间微有涩意:“邓弥不会让你走的。” 杨洋诧异,继而垂首轻道:“我留下只会连累她。” 看来,对邓弥,杨洋或许会不告而别。 窦景宁心中想,只怕此人静悄悄走了,阿弥会更加怨恨我吧? “走之前,亲口和那小鬼道个别,我不想她把这笔烂账算到我头上。”窦景宁说完话,起身往外走。 “……景宁兄!” 杨洋忽然在身后急切叫住他。 “还有事?” “……” “什么?” 杨洋赧然支吾:“你对阿弥,是不是……” “是,我很喜欢她。” “……哦。” “你呢?” “……” 杨洋没有正面回应,只是别过脸去说道:“我和她,不是一类人。” “但是她喜欢你。” …… 次日,渭阳侯邓弥险些溺毙于碧波潭的消息从宫中传了出来。 这件事情的发生,促使杨洋改变主意,他决定留下。 邓弥是跟随母亲昆阳君入宫请安的,当时天气很好,她们陪同皇后去宫苑中走走,碧波潭离长秋宫不是很远,一行人去了那里,在昆阳君与皇后聊天的时候,邓弥去看鱼,原本有一个小黄门跟着,但中途小黄门去取鱼食,等将鱼食取来了,渭阳侯人早已在潭中扑腾。 碧波潭很深,邓弥不会水,跟着她的小黄门也不会水。 小黄门吓得要死,跪在岸上连声呼救,要不是沘阳侯恰巧经过,奋不顾身跳下水去救人,那柔柔弱弱的渭阳侯,怕是会在皇后、昆阳君赶来之前就淹死在潭中。 邓弥苏醒之后,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精神恍惚。 刘志听闻此事,勃然大怒,险些斩杀很多人,幸好被襄城君丰宣拦下了。 邓弥后来说,不记得落水之前发生了什么,大概是失足落进水里去了。 大家只作是当事人受了刺激,一时头脑昏昏,好在人是无恙的,这样就足够了,事情于是很快过去了。 数日后,杨洋搬出窦家,寓居在崇仁里的一户小院中。 房子是邓弥托人找的,杨洋为了答谢她,理所应当地请她吃饭。 对坐于高楼之上,杨洋似是无意般问起了当日落水之事。 “……还有我听说,某日罢朝归家,你在宫中多驻留了片刻,险些被一根坠落的冰棱刺中?” 落水的事,邓弥没有立刻回答,然后杨洋又提起了另一件事,当回想起这另一件事,邓弥的后背爬上了一层寒意。 “我不是失足落水的,是有人在背后推了我……”邓弥面上白了几分,她蹙眉摇头,“那根冰棱结了那么大,至于说断就断了,也甚是蹊跷……我一直在猜,京中有人要害我,但是我没有仇家,所以我想不到……或许,还是十二夜……” 杨洋问她:“你就不好奇,十二夜是收了谁的钱,非要取你的命不可?” “我曾经问过你,你说连你都不清楚。” 杨洋忽然之间欲言又止。 “难道你知道些什么?” 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 杨洋沉默着低下头。 小二堆着笑,从楼下端上一壶酒来:“嘿哟,二位客人,久等久等,好酒来了!” 邓弥叹气:“算了,这些事自有廷尉去查,我还是不要太忧虑了,早晚,会水落石出的。来,我们尝尝这壶好酒……” 话音未落,有人从楼下冲上来,抢步上前掀开小二,猛力将邓弥手上的酒壶推开。 手中陡然一空,邓弥大惊。 而那两个来人已惶惶跪地请罪:“我等奉陛下谕令暗中守卫,酒中有毒,我等险些来迟,望渭阳侯恕罪!” 面前之人皆寻常暗衣装束,举手投足却彰显出肃慎英朗,应该是府衙中人或皇宫内卫。 邓弥心魂跌宕,短时间脑中混沌未明,只是盯着洒倒的酒壶出神:“你们说……这酒,有毒?” “是,千真万确!” 愣神的空当,杨洋急起身向旁遭的妇人借了头上银簪。 蘸取杯中残酒,银簪立刻乌黑。 杨洋恨恨切齿:“她终究不肯放过你!” 楼下,有同样着暗衣的人押着酒馆中的一名小厮出去。 待邓弥回过神来时,她的身边只剩下一个杨洋了。 “你根本就知道是谁要害我。” “我……” “那人究竟是谁?” “相信陛下会妥善处理此事,你最好……还是不要知道了。” 杨洋一意认为,仍旧是邓皇后在背后操控今日的事—— 邓皇后是邓弥的亲姐姐,有这层关系在,手足相残的真相就变得难以揭开。 酒中投毒,意欲毒杀渭阳侯,人证、物证俱在,很快就查清了是由谁指使。 杨洋没有猜对,因为这次雇酒馆伙计下手的人,并不是皇后邓猛。 “糊涂东西!” 空寂的大殿上,猛地响起了一道响亮的耳光。 益阳公主神色惨惧,捂住脸从地上爬起来,嘴硬申辩道:“臣妹不知皇兄为何动此大怒!” 刘志指她痛骂:“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你背地里做的什么勾当你以为朕不晓得?爱而不得就要心生怨恨吗?那好啊,是窦景宁拒绝了你的情意,你光找他的麻烦就够了,何故要牵连到渭阳侯的身上!” 顷刻间,益阳公主容色惨白。 “你若不是朕的妹妹,朕此刻早已将你……益阳,你太令朕失望了!” “皇兄,我……” 刘志怫然:“为杀一个渭阳侯,你真算是穷尽心力不折手段了,那些事,都是你做下的吧?从江湖宵小到宫中接应,再至市井愚民,一步一步,越来越着急,越来越疯狂!” “不!”益阳急道,她膝行上前,抓紧了刘志的衣角,“不是,皇兄!只有这一次,我……我是听说有人要杀那个邓弥,所以才会……” 刘志背过身去:“不必多作解释了,朕不想听。” 益阳心慌痛哭:“皇兄,之前、之前几次真的不是我!” “朕说过,会宽恕你。” “皇兄……” “作十次恶是恶,作一次恶也是恶,朕既然说了会宽恕你,你就不用再百般推脱,装成只是一时鬼迷心窍的样子了。” 益阳公主心里明白得很,她的的确确是没有做过。 刘志的话,像是在耳边炸响的晴天霹雳。 益阳公主颜色萎败至极,她抬眼看她的哥哥:“皇兄,你就如此……不相信臣妹吗?” 刘志冷若冰霜,甚至都不愿再多看她一眼:“朕只提醒你这最后一次,窦景宁的事,勿要迁怒于他人,尤其是渭阳侯邓弥——不准动邓弥,不准再打他的主意!” 益阳公主似感锥心之痛:“皇兄,我才是你的亲妹妹,你为何……为何偏帮着一个外人?” 刘志很久都没有说话。 “是,是窦景宁拒绝了我的情意,但是如果没有他邓弥……” “邓弥是无辜受牵累!” “皇兄!” “不要再说了!皇后只有渭阳侯这一个兄弟,朕不希望他发生任何意外,你要不听劝告再敢动他分毫,就莫怪朕对你不客气!” 益阳公主悲极,愤然长嘶道:“皇后有什么了不起?这社稷江山,是姓刘,不是姓邓!我刘明是孝崇皇的女儿,当朝长公主,你的亲妹妹,你为何要舍我而去维护一个外戚!” 刘志不欲再与一个失心失智的益阳纠缠,他摆摆手,命尹泉叫武卫进殿将人拖出去了。 在益阳公主怒厉的斥骂声中,一个瘦长的身影从殿前墙脚下闪过,飞快匿进了幽暗的夜色里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