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五十一章 生辰

第五十一章 生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中,宫内忽然传出消息说,陛下赐婚,益阳公主被许给了寇家。       益阳公主即将成为寇家新娘,作寇勋的嫂嫂。       寇勋介怀益阳公主倒追过窦景宁,曾闹得京城人尽皆知,所以知道这事以后,不是很高兴,怎奈对方是陛下的亲妹妹、金枝玉叶的公主,家里爹娘和兄长都没有说什么,他就也只好将气闷在肚子里。       但每每遇着了相熟的人,他们总要嘻嘻哈哈问起这桩喜事,寇勋很反感,敷衍搪塞演变到最后,通通变成了一句话:“喝喜酒是吧?好说,记得送好礼啊!”       这个醒提得好,往常只知花天酒地斗鸡走狗的世家子们,一时之间都忙不迭跑去各处搜罗礼品了。       帝师黄琼老大人不久前被免去了太尉之位,他心态放得端正,并无怨怼,日日清闲在家晒太阳,瞅见自家孙儿有事没事出去瞎转,倒是还交给黄荀一项任务,让他去选一份送给新人的好礼。       九月十五。       黄家兄妹俩正在街上“寻宝”,好巧遇上了出门来逛的窦景宁和傅乐。       傅乐看他们愁苦着脸,抱怨半个月来一无所获,于是出主意说:“何不去溢彩阁看看?”       黄荀说:“月初才看过的。都说溢彩阁的玉件名贵,我却没瞧出来。”       傅乐笑:“黄贤弟有所不知,溢彩阁的老板颇执拗,因溢彩阁是六月十五开的张,所以上新之日放在每月十五。倘若今天再去,我保准你能看见好货。”       黄荀一听,双眼发亮,顺道拽起二人同去。       傅乐之言,果然不虚。       溢彩阁的伙计大早就忙着上新件,黄荀兄妹等人过去时,还有源源不断的新奇物什擦亮了摆上来,连那忙着和窦景宁说话的黄琰琰,扭头看到溢彩阁里的新气象,也被勾走了魂,欣喜跑去瞧瞧这个,再兴奋摸摸那个。       邀来参详的窦景宁始终没发声。       黄琰琰新鲜劲过了几分,才回头去看他。       窦景宁立在柜前,出神望着什么,与他们三个隔了颇远的一段距离。       黄琰琰靠上前去,窦景宁似乎都没有察觉,黄琰琰便顺着他的目光,发现他望着出神的一件东西,是一块翠玉环的腰饰。       玉绝对是好玉,通体莹翠,光洁无瑕,但好像……       黄琰琰仔细打量一阵,伸手去将翠玉环从架上摘了下来,噘嘴道:“这个是不错,但也太小了吧?喏,就我掌心大小,送出去不气派。再说了,送人新婚贺礼,不都讲究成双成对的吗?这只有一个,再漂亮也图不到好意头。”       窦景宁回过神来,朝她笑笑,没有说话。       溢彩阁老板于百忙中转面一瞧,立刻卑躬屈膝迎上前来,满脸堆笑向黄琰琰道:“姑娘好眼力!一挑就挑中了这架上最好的玉佩,不,该说是目下全溢彩阁最好的玉佩!”       黄琰琰狐疑:“最好?”       老板要笑成一朵花了:“是啊是啊,姑娘您瞧瞧这玉的成色,再瞧瞧这精细的雕工,就连这编绳的纹样,都是格外花心思很不落俗套的。”       这么一说,认真反复地细看,还真的是,从玉质到雕琢,无一不是上乘。       翠玉环在手里拿久了,越看越喜欢,黄琰琰有点儿舍不得放下:“那这个,多少钱?”       老板道:“看姑娘和窦公子是朋友,今日窦公子在这里,在下也不能报出虚价来。您瞧好,最翠亮的玉,不多要您的,给一百黄金就好。”       “一百……黄金?!”       黄琰琰吓得声音都抖了三抖。       黄琰琰惊得目瞪口呆,很快就变了脸,怒气冲冲叱道:“你骗鬼呢!值上百黄金的东西你敢敞在这儿卖?你是不是欺负我分辨不出好坏!”       老板见她如此反应,连声大叫冤枉:“哪里敢骗姑娘?这要不是窦公子站这里,在下也不会给出这样的实价。不信您叫窦公子瞧瞧,这样的翠玉,值不值得一百两黄金?”       黄琰琰果真就扭头问窦景宁。       窦景宁只笑不语。       听见黄琰琰在大呼小叫,黄荀和傅乐走过来了。       黄荀问:“琰琰你在干什么?”       黄琰琰情绪十分低落,一面拿手里的翠玉环给他看,一面指着老板说:“他说这件小东西值得一百两黄金……”       黄荀一愕,呵呵干笑:“是,是挺贵的。”       傅乐见黄琰琰牢牢抓住翠玉环,遂眼风瞟瞟窦景宁。       窦景宁却没看傅乐,他的目光定在那价值百两黄金的物件上,慢慢说出了两个字:“买了。”       没等其他三个人反应过来,又补上了一句——       “送给琰琰。”       然后,窦景宁柜上放下了一锭金:“剩余的,去窦府取。”       傅乐瞟他的意思是,知道黄荀肯定不给买,为免黄琰琰闹,让窦景宁劝她把东西放回去,岂知他倒直接买下来送给黄琰琰了。       “可有看上何物吗?”窦景宁问。       黄荀呆愣答道:“有两件尚算不错,但还是想让祖父来决定。”       “如此,那便走吧。”窦景宁转身朝外走之前,嘱咐老板,“黄公子看上的那两件,你要留好了。”       老板满口应承,殷勤相送,将三人送至门口。       黄琰琰握着翠玉环,出了溢彩阁的大门还是懵的:“宁哥哥,你不开玩笑,这个当真送给我?”       黄荀怪难为情的:“也太贵了些,怎么好意思收啊……”       唯有傅乐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在旁边羡慕感慨道:“窦公子今生真是投了个好胎,未生于皇家,却胜似皇家中人,这钱财像是大水漂来一般,怎么花都不见少。下辈子,贤弟我愿……”       话没说完,生生止住了。       黄琰琰抬起脸,见傅乐眉头皱起,紧紧盯着街前边看,她扭转面颊,脱口“呀”了一声:“那不是邓弥哥哥吗?”       出了溢彩阁,往前走几步就是十字路口。       的确是邓弥。       还有“杨馥”和邓康。       眼瞧着那三人背影渐远,黄琰琰想着就连忙挥起手要打招呼:“嘿,邓——”       黄荀飞快撞了她一下。       “嗯?”黄琰琰一头雾水,撞得有些疼,她生气叫道,“哥你干什么!”       黄荀古古怪怪地咳,目光直往窦景宁身上跑。       黄琰琰糊里糊涂眨巴着眼。       邓弥与杨洋并肩走着,闲聊之间偶尔会意笑笑。       那是颇登对的两个人。       跟在后面的邓康显得有几分多余。       窦景宁寂然而立,然后转过身去,与之背向离开金市:“我们走。”       黄琰琰不是很理解:“宁哥哥怎么了?他以前,不是最喜欢和邓弥哥哥在一块儿的吗?”       傅乐叹息道:“唉……你也说了,那是以前。”       说完旋步跟着走了。       黄荀气不过,戳着黄琰琰的脑门数落她:“就你多事!”       黄琰琰委屈争辩:“这哪里是多事?大家你认识我我认识你的,走路上碰见了,打打招呼怎么了?”       “嘿,我说你!按照你的性子,不应该讨厌邓弥才对吗?”       “谁说我讨厌他了?”       “你是傻吧?那可是窦景宁喜欢的人!”       “啊?原来是这样啊。”       “……”黄荀扬起眉,表情有些纠结,他颇居高临下地盯着黄琰琰看,“啧啧,真难得啊。”       黄琰琰蓦地脸凶起来:“喂,邓弥哥哥和你们不一样,我就是不讨厌他怎么了!”       黄荀不以为然,嘁声道:“我倒没看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。”       “他待人,比你们温柔多了!”       “不觉得。”       “他读书多,比你们博学文雅!”       “京中又不光他会读书,人家傅乐家学深厚,还从两岁就开始识字呢。”       黄琰琰被激了两番,开始红起脖子了,挥动手臂叫道:“他、他长得秀美俊俏……”       “行了!”黄荀赶紧打断她,“你这天生的小花痴,看见男人漂亮点就犯迷糊。你哥哥我懒,不想跟你舌辩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       黄荀迈开步子也走了。       黄琰琰忽而脑海中灵光一现,急忙上前拽住黄荀:“哎,我记起来了!九月十六啊!”       黄荀不耐烦:“今天十五。”       黄琰琰摇头,满脸恳切地望着他:“我说明天!明天九月十六,是邓弥哥哥的生日!”       黄荀愣了一愣。       别说……仔细想想,还真的是。       黄琰琰盯着手里昂贵的玉佩看,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了,这根本就是宁哥哥想送给邓弥哥哥的生辰贺礼!”       黄家兄妹站在街面上,大眼瞪小眼,好一阵无话。       “怎么办?”黄琰琰问。       黄荀想了想,说:“还给景宁哥吧?要不直接拿给邓弥?”       听到这样说,黄琰琰立刻变了脸,她将手一收,强硬道:“不,景宁哥送给我了,这就是我的!”       黄荀还没来得及张口,面前的人就没了。       黄琰琰怕黄荀劝说不成该用抢的,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。       黄荀傻了眼——这死丫头!       再回过神来,又不由得摇头叹气,不是为舍不得放的家妹,而是为扭头就走的好友。       黄荀深感遗憾。       断袖,也不是多令人深恶痛绝的一桩事,古往今来,甚至上到君王,都是不绝于耳闻的,这并没有多见不得人。       可惜的是窦景宁。       那真是一个很简单的人,横看竖看都是京城里最拔尖的,二十多年里就见他喜欢过这么一个渭阳侯,旁人也足见其婉恋之情深深,可惜……       黄荀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,委婉地将黄琰琰发现的小秘密告知给邓弥,但想想邓弥和杨馥走得甚近,觉得还是不要去多事了,于是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