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五十二章 又春

第五十二章 又春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天,已经改作“渭阳侯府”的原昆阳君府,收的生辰贺礼多到要撑破屋子,但邓弥看上去并不是很开心,邓康偷偷翻过了送礼名录,似乎看出了点什么,却一字都未敢言。      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便入冬了。       天子诏令,使杨秉代刘矩为太尉。       杨秉新官上任,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弹劾贪赃,先前很多买官而上的人都在此时栽了跟头——邓弥虽不在朝,而此事声势浩大,不能不入耳闻知。       太巧合了,被弹劾的偏偏是那群草包和社稷蠹虫。       久未面见天子了,然而邓弥无法不想起那位高坐明堂的天子。       延熹四年,卖官鬻爵。       延熹五年,改换太尉,默允其奏表弹劾,捉贪拿赃。       看来,这位天子并不昏庸,不过行事风格诡谲,心思太深罢了。       杨洋垂首添了炭,抬眼时看见邓弥在出神,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。       杨洋笑了,柔声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好像很开心的样子?”       邓弥匆匆醒过神来,短暂愣怔了一下,继而低头,启唇笑得更明显了:“哦,我只是……只是想到杨太尉做事忠正果断,为国为君为民取利,能有这样好的官员,是我大汉朝的福气。”       杨洋心里泛起甜:“虽然你不是在夸我,但我照样觉得很高兴。”       邓弥说:“因为你是杨家的人。弘农杨氏,以忠正清白传家,生在这样大家族里的人,是幸运的。”       延熹六年,开春很早。       自上元日,邓弥在灯市意外遇到窦景宁,邓康从中调和不成,反叫场面更冷,最后导致不欢而散后,邓弥有大半个月没有再出家门了。       杨府后院里有一株红梅开得很好,杨洋听廊下走过的婢子们私下议论说,前两年这梅树开花伶仃,瞧不出哪里好,今年倒大不一样了,满树满枝的花开得极喜人,多亏得公子大费周章将之从远地移栽过来。       杨洋不懂梅花,他也不像杨馥,有痴爱着的某一种花。       婢子走远后,杨洋走近那株梅树。       清香扑鼻,那一枝枝,一簇簇,满目可见的纤柔花瓣和细巧金蕊,像一大片缭绕的绮丽云霞盛开在眼前,确实风姿卓然,十分招人怜爱。       杨洋带着几枝红梅探访渭阳侯府的时候,听说邓弥是在练字,可是他看见案头上的墨都没有研开。       “送给你。”杨洋笑着将一束早春的红梅递给邓弥,“自己家中开的,听下人说和别处的不一样,我瞧着好看,所以折了几枝来。”       邓弥微微错愕,继而道谢接了,转身去放花。       杨洋在旁边找地方坐下,一面看她将花放进空瓶中,一面笑着说道:“你很久没有去过我家了,我爹娘常常会问起你。”       算起来,从去岁腊月就开始忙,是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去过杨府了。       邓弥没有很在意,随口应了一声:“哦,家里有很多事要打理。”       渭阳侯府中的仆人奉了香茶来待客。       邓弥将花插好了,回身走来,闻见茶香,含笑叙话道:“巧了,这茶是融雪水冲泡的,今日饮此茶,对面赏看那梅花,真是相得益彰。”       杨洋看着她低眉坐下,欲言又止,没有立刻接话。       饮茶间,邓弥带眼瞧见他袖口染了一片墨,不禁莞尔打趣:“以前有段时间,我很爱看风物志,书堆得满屋子都是,甚至专心到会忘记吃饭,阿娘就笑话我说,我能和书过一辈子,实则不然,我那只是一时兴起,远不如你,爱书成痴,能同笔墨纸砚天长地久。”       杨洋意识到袖口有墨迹,因为这样的失仪,脸上立刻红了一层。       “没有关系的,下次出门前注意便是了。”邓弥温言宽慰了羞窘的杨洋,转而又笑道,“啊,要说起来,你们杨家人仿佛是天生的爱读书,从前也总是听人说起,杨馥爱书惜书,年纪轻轻就博览天下群书,几乎没有他不晓得的事。我很好奇,你们是怎么想的呢?难道真的生来就觉得诗书典籍最好?”       杨洋想了想,压着衣袖,将手放在膝头,轻轻摇首说:“不是,我——”       张张口,忽又顿住了。       邓弥迷惑望着他。       “我……我知道馥弟的学问很好,我想多努力一些,尽可能地像他。”杨洋牵起嘴角,半腼腆又半羞涩地笑,很快低下了脸。       那轻柔的笑意,却令邓弥忽地心酸。       尽可能多地,活成另一个人的样子……       不约而同,她和杨洋都走在这条路上,退无可退。       可是看着那样毫无怨尤、诚心接受的笑容,邓弥又觉得有所安慰,以前的杨洋鲜少会笑,但如今改换了身份,他渐渐给人不一样的感觉——性格柔顺、爱笑了很多——或许,这才是最真实的他。       卸下以前冰冷的外壳,有机会接受命运全新的安排,这样多好啊。       邓弥犹自出神,杨洋在对她说:“何况书中乾坤大,我的确学到了很多。”       邓弥转回神来,陪笑,不说什么。       春天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,刚才还出着日头,阴云片刻,继而就飘起了小雨。       屋外隐约传来仆妇相呼收衣收物的催促声。       邓弥转头望着外面。       杨洋看着她白净秀美的侧颜,心底里一点点柔软起来。       温热的掌心覆住了几案上的那只手。       邓弥陡然一惊。       “我真的很感谢奚夫人教我识字念书,”杨洋轻声开口道,“没有她,我现在会很吃力,而且也不会有信心能变得更好。”       邓弥想抽手,却不想对方握得更紧。       “你方才说错了,我不是想和书过一辈子,我只是想和你,过一辈子。”       邓弥脸上倏忽惊白,她诧异抬头,正对上一双温柔漆黑的眸。       完全的……不知所措。       邓弥脑子里很乱:“可是,可是我……”       “我知道,你现在是渭阳侯,但是在我心里,你永远只是阿弥。”       “不,你不明白,我不可能……”       “可以的,我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。”杨洋将她手抓得更牢了,目光里透出坚定的光采来,“我已经‘死’过一次了,爹娘凡事都顺由我去做,他们听到过京中的流言,甚至主动问起过,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忽然变得亲密,如果你还要继续做这个渭阳侯,我不会阻拦你,但是我希望,我们两个能够在一起。”       邓弥心里真正喜欢谁,他不是分辨不出。       此时的每一个字、每一句话都说得小心翼翼。       杨洋决口不提窦景宁,因为他不敢提,他怕一说到那个名字,他从开始就会输。       在那个短暂的瞬间里,邓弥恍恍惚惚像过了几世那么长,她什么都没有想,但是心里有声音在提醒她,不能接受,要立刻拒绝。       神思混沌的邓弥忽地整个人一震,仓皇挣脱了手:“不!”       杨洋瞬时僵住了,眼里的神采也很快黯淡了。       邓弥看着他,然后抿紧唇角别过脸去,细声地说:“对不起……”       “我不够好?”       “不是!不是的!”       “那是为什……”       “不关你的事,是我自己!”邓弥抢白打断了他的话,她心中慌乱,两手紧紧交叠着压在膝上,她努力压制着自身的情绪,也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再发抖,“我、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些,以前是怎样过的,以后也会是怎样,我……不希望有任何预期之外的事发生。”       “预期之外?”杨洋自嘲地笑了笑,问,“那么,我也是属于预期之外出现的人吗?”       邓弥没有料到他会这样问,一时之间她不知该怎么回答。       他想取代她心里装着的那个人,趁着她还没有下决心义无反顾跟那个人走之前,这样急于求成的心机不大光明磊落,可是他想不到更好的法子了。       杨洋很想问,她是不是早已认定了一个窦景宁,但是直至最后,他都问不出口。      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了。       杨洋神色似经霜变,容色愈见灰丧。       “抱歉,我……有我要做的事。”       邓弥说完,不敢再正视他,她扭头将目光投向屋外。       春寒料峭。       雨落下来,尽是冷凉刺骨的。       街市上已没有人走动了。       丰宣急忙追出了酒馆,在雨幕中将醉醺醺的人拉住,好言劝说道:“哎,你等会儿!我已经让人去驾车了,片刻工夫就来,先随我到檐下躲躲吧?”       一身湿漉的窦景宁挥开他的手:“不要管我,让我自己冷静!”       “冷静!冷静!你已经冷静快一整年了,还要怎么冷静?”       “走开,不要你管。”       丰宣气急不过,挥拳砸到他脸上:“你看看你现在多狼狈啊,成什么样子?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窦景宁到哪里去了!”       窦景宁跌在雨水里没有起来。       丰宣看了更难受,走上前跪在他旁边,抓紧了他的衣领对他说:“情场失意而已嘛,不要太在意。”       丰宣记得很清楚,这句原话,当初是从邓弥口中说出来的,但他此刻不想提那人的名字,隔了一会儿,他见窦景宁没有任何回应,揪心再劝解道:“是真的不用在意,会过去的,都会过去的!你看我没了周烟,现在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吗?”       细密的水流从窦景宁脸上淌落。       天上响过了一阵雷。       一只冰凉的手挽住了丰宣的后颈,在那雷声过去之前,丰宣听清了窦景宁在他耳边说的一句话——       “我和你不一样,我拿出去的,是我自己的整颗心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