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五十六章 服输

第五十六章 服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丰宣从未乘夜上窦府造访过窦景宁。       这一夜浓云遮天,看不见星和月,夜色沉沉,连洛阳城里的风都是极为安静的。       窦景宁又有很久没有出过家门了。       薄暮时街上发生的惨事,不是没有传进窦府,只是窦武不想给偏院的人知晓,因此刻意叫所有人都瞒下了。       丰宣没有走正门。       窦景宁看见他来,诧异之外是感到高兴的:“你怎么这时候来了?来得也巧,不知为何,我心里乱了一天,闷得很,你正好来陪我说说话吧。”       丰宣犹犹豫豫地坐了,再又是瞟着他神色,犹犹豫豫地开口:“你闷,就不会到外面去走走?”       窦景宁想了想,说:“不去了,怪没意思的。”       一盏温热的茶放在了丰宣面前。       丰宣沉闷盯着茶水透出的袅袅热气,不知该怎么开口。       “哦,对了,”窦景宁忽然又道,“你上次问我要的那双水精瑞兽,我记起放在哪里了,这就去给你拿来。”       丰宣看他起身了。       窦景宁走到内室的一角,弯腰打开了那里摆着的大木箱,木箱里面散乱放着一些书卷和字画,他俯身蹲下,开始在里面翻找,不多时他看到了一只绛红色小木盒。       “景宁。”       丰宣站在他身后跟他说话。       窦景宁伸手抓住绛红色的木盒,一边将其抽出来,一边随口应道:“嗯?”       “杨馥……杨馥死了。”       拿住木盒的手微微抖了一下。       窦景宁脑海里有了短暂的空当,丰宣说的话是什么事以及关于谁,他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       丰宣等了一会儿,见他似乎是僵在了那里:“景宁?”       他愣了愣神,有些迷惘地转过头:“你说……谁死了?”       “杨馥。”       “哪个杨馥?”       “这洛阳城,还有第二个杨馥吗?”       窦景宁神色似有恍惚,大概是不能相信。       丰宣想,若非亲眼目睹,他应该也是不会信的。       丰宣惋惜地摇头:“这回,他是真的死了,不会再活过来了。”       “他是……他是怎么死的?”窦景宁讷讷地问。       “有一个叫童云的杀手,犯过许多重案,各地的官衙一直在缉捕他,可惜始终没能将其捉拿归案,也不知道杨馥是怎么招惹到了那样的歹人,那个童云为了杀他,竟胆敢公然现身于洛阳街头。”       窦景宁听罢,神色骤变:“是十二夜的人?!”       “听说不是。不过——”       “不过什么?”       “不过刺杀渭阳侯不成死掉的的那个,的的确确是十二夜的人,渭阳侯认得他。”       “你说什么!”窦景宁惊然,惶恐失措地扑上前扣紧了丰宣的肩,急切问道,“你说邓弥?她当时也在吗?她怎样了?”       丰宣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惊慌焦灼的脸,很突然地走了神。       “回答啊!为什么不回答我?”       在一阵摇晃中,丰宣很快转过神思来,他抬手按住了窦景宁:“没事,她没事。”       “真的?你没有骗我?”       “我为什么……”丰宣顿了顿,叹气,“好吧,也不是完全没事,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,难免会受些伤,但幸好伤势不重,你看她当时没有先回府,而是和我同一时间进宫就知道了。她是真的没事,你不用太担心了。”       窦景宁松开了手,他低头犹豫了半瞬,沉声说道:“我要去看她。”       丰宣见他转身而去,急忙唤了一声:“景宁!”       果然是叫都叫不住的。       丰宣一咬牙,疾声问道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是个姑娘了?”       颀长的背影蓦然静立不动。       不用点名道姓,在这样的情形下,彼此都知道言语里指的是谁。       “你,你是怎么……”       丰宣瞧着窦景宁那一脸的震惊,就觉得自己这么久以来都像个傻子,是满心的不痛快,于是没好气打断道:“我是怎么知道的?我碰到她的胸了可以吗?”       窦景宁的一张俊脸立即变了颜色。       丰宣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几步冲到跟前的人一拳揍翻了。       “喂!我不是故意的!”丰宣深知窦景宁的性情,晓得这一拳之后必然还不能消停,所以急忙一边护住脸,一边大声解释说,“你别……你听我说完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       这话晚说一分,丰宣的鼻子就要遭殃。       丰宣等了一会儿,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他躺在地上,慢慢松开捂住脸的双手,扯着嘴角看着气怒难消的窦景宁,瑟瑟缩缩将他拳头移开:“我是救她的时候不小心……你可以去问她,她今日得以生还,是不是我丰宣及时出现的功劳……”       窦景宁不是没有理智的人,他料想当时定是事急从权,丰宣无意才撞破了邓弥的身份。       已经死了一个杨洋,足见那时惊险万分,若非有丰宣护着,邓弥很可能……再往下的事,窦景宁不敢去想。       丰宣眼前豁然明朗——压着他的窦景宁松了手,既而人也从他身上移开了。       丰宣长长舒了一口气,然后坐起来。       窦景宁也坐在地上,他见丰宣龇牙咧嘴地按住自己右边半张脸,迟疑着尴尬开口道歉说:“对不住,方才一时情急,下手有些重了。”       ……这是“有些重”?丰宣想着兴许得当独眼侠好几天,气得不愿意应声。       静默了好一会儿,窦景宁低声地询问:“她当真伤得不重吗?”       “要我说一百遍你才信?”丰宣嗡声嗡气,继而冷嘲地笑了一声,别过脸去说道,“我真就有点看不透你了,你怎么会有这样好的耐心?那邓弥如此胡来,你却肯奉陪到底,竟是半点风声不露!”       窦景宁垂首不语。       丰宣瞥了瞥他,忍不住再道:“你没见着杨馥死的时候她有多悲恸。景宁啊,说句实话,我觉得……她心里没有你。”       “你又不是她。”       “这种事,往往是当局者迷吧?我是好心提醒你,有些人,就是永远都捂不热的,你看我以前对周烟,我对她还不够掏心掏肺吗?结果她说走就走了,一丝旧情都不念。”       “我记得你对在周烟之前的阴姑娘,也说过自己是掏心掏肺地对她好。”       “那又怎样?我一生爱过两个女人不行吗?我敢对苍天大地起誓,我对阴柔和周烟都是真心的,当我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是全心全意对待她们每一个人的。”       窦景宁抬眸问他:“你觉得哪个更好?”       丰宣认真想了一番,说:“各有各的好,阴柔人如其名,柔婉可人,我很喜欢她不争的性子,但是她爱伤春悲秋,动不动就自己哭起来了,而周烟嘛,周烟落落大方很有主见,也很善解人意,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很快乐,可也许正是因为她太有主见了,才会坚持离开我的吧?我时常想,如果阴柔能多一分周烟的独立坚毅,又或是周烟能多一分阴柔的柔婉依人,我想我这辈子就不用再辗转了,我的姻缘,一定在她们俩之中。”       窦景宁的嘴角,有了微然的笑意:“你看,爱多了人,就会不知不觉地拿她们来相较,所以我希望我的一生,得一人足矣。”       话虽然在理,但丰宣心中却不能服气,他很快就不客气回敬说:“那也要上天肯给你这样的机会,如若你想得到的这一个人永远也不想与你缔结良缘,你又当如何?”       “如果这一个人是邓弥,我认了。”       丰宣心头莫名一跳,遽然愣住。       “我想去看看她。”他说着,起身站起,“她那么喜欢那个人,这个时候,她一定很难过。”       丰宣瞧着他的背影,忽而十分认真地问了他一句:“景宁,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瞒着我?”       “没有了。”       “没有?”丰宣亦从地上站了起来,“那你告诉我,那个‘杨馥’又是怎么回事?我从来只知,杨馥会文不会武。今日死掉的人,绝不是我所认识的杨馥。”       “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?人死了,就没有必要再多作探寻了。”       丰宣提醒说:“他也喜欢邓弥。”       “我知道。”       “或许邓弥也喜欢他。”       “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顿了顿,窦景宁回转身,蹙眉望着丰宣,“我不喜欢绕圈子,你有话不妨直说。”       “活人,是永远争不过一个死人的。”       这或许是一句实话。       他听见了,不是不刺心,可是——       “我说过,如果这个人是邓弥,无论怎样,我都认。”       丰宣默然站定,缄口不言。       在这样一个寂静无光的夜里,丰宣彻底懂了什么是“拿出去了整颗心”。       景宁说得没错,他和他,的确是不一样的。       屋室的主人丢下前来探访的友人,独自翩然离去了。       不知为何,丰宣的眼睛倏然热起来,他深呼吸,仰面笑了笑,喃喃自语说:“一条道走到黑也是本事,我比你多活五年,到头来却似乎不如你……窦景宁,我认输了。”       输给这样一个固执得无可救药的家伙,心中真是百种滋味交杂。       然而,丰宣还是更愿意祈愿,上天万万不要薄待了窦景宁。       心意单纯的人,这世上该是不多的。       ——能得此好友,亦非三生幸哉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