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五十七章 缉凶

第五十七章 缉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侯府灯火通明,各处的人还在跑动忙碌。       邓康一听说出事就过来了,府上诸事料理个不停,劳神伤力得不行,眼皮子开始打架,稍微能停歇一阵的时候,他靠着廊柱困倦地揉揉眼睛,再一抬眼就看见窦景宁迎面快步而来。       邓康突然觉得振奋:“景宁哥?!”       窦景宁点头应了声,紧接着就是问他:“邓弥呢?”       “一日变故颇多,他心伤倦累,已经睡下了。”       “我想看看她。”       邓康虽然满心期待,但此时亦不由得面露难色:“这……恐怕不行,叔父他很忌讳有人在他歇息的时候去打搅他,何况那门都是从内里锁住的,你进不去。”       窦景宁听了他的话,没答,径直往内院去了。       邓康张嘴,他抬了抬手,似是想要阻拦,然而飞快转念间,又慢慢将手放下了。       她的屋子里留了一盏昏黄孤灯。       窗轻轻落下时,还是有几许夜风侵扰了烛焰,映在壁上的人影细微摇晃了片刻。       窦景宁想,夜深越窗而入户,这一定是他这辈子做的最不光明磊落的一件事情。       可是,他又是真的忍不住,很想亲眼看看她现在好不好。       榻上的人沉沉睡着。       窦景宁挑开幔帐,细细端详着那张印刻在心上永不能遗忘的熟悉面容,他看见了她红肿的眼,也看见了她脸上斑斑残留的泪痕……那一刻,窦景宁心里生起了莫名的疼。       “丰宣或许说得对,我争不过一个已经死了的人,”窦景宁深深呼吸,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怆痛,默然想道,“但是这辈子,我喜欢过你就再不会喜欢别人了……阿弥,只要你在,什么都好。”       他去拧了湿布帕来,坐在榻沿倾下身,轻柔小心地为沉睡中的人擦拭脸上的泪痕。       门外远远地,似乎有人走动,听着声音,那脚步在院门口就停下了,然后不多久便离得远了——大概是来给院子里石制烛龛添灯油的仆妇。       窦景宁听着动静,不自觉转头望向门口,脚步声消失之后,他的目光长久落在了门闩上。       真是个谨慎的小鬼呵,纵使是在自己家中,也丝毫不敢懈怠,养成了连睡觉都会将门牢牢锁住的习惯。       他收回的目光,重又落回到邓弥沉睡中秀净柔美的脸上,他的嘴角,不禁泛起了丝丝苦意:“我猜你一定活得很累。”       湿布巾碰到她红肿的眼下,她微微皱了皱眉,下意识侧过脸,躲避着那一点凉意。       窦景宁心悬起,猛地不敢再有所动。       寂静的夜,除了呼吸和心跳,其它任何声响都不再有了。       邓弥长睫轻颤,竟然慢慢张开了眼。       窦景宁一瞬间脑中空白,他不知道正当此时该怎样来解释一切,就在他无比惊愕不知所措的时候,邓弥迷蒙地眨了眨一双布满血丝的眼,仿佛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然后她翕动嘴唇,抬腕轻轻拉住了他的手,很快地,那双困倦的眸子又合上了,榻上之人呼吸沉柔,依旧是在梦中。       心,一下又一下,用力地在胸腔内跳动。       “景……”       他听清了她的呓语,即使只清晰吐露出了一个字,也足以令他欣喜若狂!       窦景宁笃定不疑:她一定是在叫他的名字!       而更重要的是,无论是清醒了一两分还是完全沉梦未醒,邓弥知道自己看见的是他不是旁人,但她却肯主动握住他的手……       一个无意识的举止中,正合时宜地让对方探知了她心底的依恋和倚赖。       窦景宁的心好似被什么击中,变得愈来愈温情柔软,他的眼神也跟着一分分软了下来。       寝衣的袖口露出一截缠绕的白纱,隐约沾染了血迹。       他眼中酸涩,因为怕惊醒她而不敢反握住她的手,但是他温柔地笑了笑,轻声虔诚低语道:“口是心非的小家伙,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了,我愿向上天立誓,今生今世,永不离开你。”       翌日,邓弥醒了之后,邓康关切不已,亲自来给她送热汤。       邓弥气色不是那么差,却似有凝思,眉间未曾舒展。       昨晚窦景宁走时,一个字都不肯多说,邓康原本就忐忑他们见面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,吊着心过了一夜,见到邓弥是如此神貌,不由得就更加焦忧了,犹豫再三,小心翼翼地探问道:“你这好似恍恍惚惚的,没什么事吧?”       邓弥看看他,摇头。       “真的没事?”       邓弥目光顿住,她迟疑了片刻,说:“昨天夜里迷迷糊糊睡着,做了一个记不大清的梦,梦见有人进了我的屋子。”       邓弥记得在那个梦里看见过窦景宁,可她有很久没有见过他了,他们之间早已恩义断绝。       每每回忆起窦景宁,心里总是格外失落和沉闷,所以邓弥只对邓康说了一半真话,而故意抹去了出现在幻梦中的最重要的人。       邓康愕然,他这才晓得昨天夜里是怎么个情形,原来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,窦景宁真的就是“看看”而已,他们俩根本就没说上过话?       “那个……”邓康心虚咽了口唾沫,“人?什么人啊?”       邓弥神色微变,眉蹙得更深了。       邓康心急,决定再不能任由隔阂渐深,他于是抱着豁出去的心,大胆陈情道:“如果你昨夜‘梦里’看见的人是景宁哥,那就一定不是梦,因为他昨天真的放心不下,来瞧过你了。”       邓弥惊诧望着他,半晌无话。       邓康认真地点头:“真的是他。”       邓弥的心里又开始山呼海啸般动荡起来了。       怎么……怎么是他?他不是,不是说了……       邓康看邓弥脸色逐渐变得不好了,就立刻再说道:“其实我看得出,景宁哥从来没有真正放下过你,他那时候说出那样绝情的话来,完全是因为——”       “别说了!”邓弥脱口喝止了邓康,“我不想听。”       邓康欲再言。       邓弥横他一眼,白着脸道:“事有轻重缓急,我现在最想做的事,是抓到童云,为杨洋报仇!”       “叔父!”       “童云凶残狡诈,手上染血无数,我希望这一次,他没命可逃!”       不顾劝阻,邓弥执意去了河南尹府,严令宗亲邓万世与司隶校尉各部不惜一切代价缉捕凶犯童云。       遭官府追缉之凶徒竟胆敢现身京城洛阳,阻杀当朝国舅,刘志听闻之后极为震怒,亦调动了京城的防卫四处搜捕潜逃之恶凶,但接连两日下来,终是难觅其踪迹。       杨府哀哭之声夜夜不绝。       邓弥心焦意乱,难以甘心。       “他很快就要下葬了,我要你们抓到童云!不是要你们一遍又一遍来告诉我,找不到找不到!找不到你还有脸来回禀?给我滚!继续找!”       河南尹邓万世面色如土,慌慌张张从渭阳侯府出去。       天色一点点暗下了。       邓康走近前的时候,发现邓弥在哭,他很小声唤了她一句:“叔父。”       邓弥飞快擦了泪,故作平静地抬起脸问他:“什么事?”       厅内的光线虽暗,但也藏不住那么明显一双泛红湿淋的眼。       邓康难过,劝慰她说:“你都两天没歇过了,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,别再等了,该来的总会来,你去睡一会儿吧。”       邓弥低头坐着不说话。       邓康正待有言,总管在外请示说,刚有一人送来件东西,说是要交给渭阳侯的。       邓弥让总管近前来说话:“什么东西?”       总管手里捧着个长匣,他盯着长匣上贴的雪色封纸,老老实实地摇头:“不知。”       邓弥起身,走过去撕了封纸,启开长匣,继而她愣住了——       匣子里躺着一柄已经断成数截的剑,还有同样断掉的被束在一起的几根乌金丝。       邓弥似乎联想到了什么,她问总管:“这是什么人送过来的?可曾留话?”       “是个三十来许的妇人,生得高高瘦瘦,容貌甚美艳。”总管回话间,仔细想了想,又再说道,“她是留了话的,不过奇奇怪怪的,只是提到了她自己的儿子。”       “她的儿子?”       总管点头,尽可能完整地转述说:“对,是她的儿子,她说,‘我儿子,不应该是短命之徒,现在他死了,得有人给他陪葬’。”       邓弥惊愣:“是她!”       是她,不会错的。       这世上,只有她始终将杨洋视如己出,肯穷尽心力地来保护他。       “奚夫人……”       邓弥似有所感,她从长匣里拿起了那一截剑柄,果然不错,那上面用古篆刻着剑主的名字,那两个字,是“童云”。       剑在人在,剑断人亡。       邓弥知道奚夫人为杨洋报了仇,可是一时间,她竟觉得空落——       这桩事,就这样了结了吗?那么,接下来又该做什么?       邓康见她失神呆立着,唤了她一声。       邓弥迷惘转过神来,愣愣望着他。       “你怎么了?”邓康问。       邓弥低头看着手中的剑柄,良久无话。       屋外有夜鸟高飞而过,一声又一声地哇叫,让暮色平添了凄凉。       邓弥抬手将剑柄放回长匣,她关上了匣子。       邓康愈加迷惑:“这是谁送来的?送这个到渭阳侯府是什么意思?”       邓弥抚着长匣,垂下眼道:“去告诉邓万世,不用再找童云了。”       “为什么?”       “他死了。”       “死了?你怎么知……”       “送这长匣来的人,已经把童云杀了。”       这分明是一件好事,可是邓康却看见邓弥忽然之间红了眼眶,簌簌落下泪来。       然而不等发问,邓弥就抱过长匣,快步走了出去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