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五十九章 师父

第五十九章 师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在邓康肩头睡着的邓弥忽然之间惊醒了。       车马仍旧是不疾不徐地往前行着。       不比先前的颠簸,此刻道路平坦,是进了洛阳城了。       邓弥急急掀开了车帘,随即扬声叫道:“停下!”       邓康揉揉眼睛,一脸茫然:“怎么了?”       “永昌里!是永昌里!”       “永昌里?”       等邓康反应过来,想要阻止她下车时,伸手却抓了个空。       邓康紧随其后跳下了车,着急忙慌地追上前,挽住了跑出几步远的邓弥:“喂,你去干什么?”       邓弥回首答道:“我想去见师父。”       听闻此言,邓康立马变了脸色:“你何必去上这一趟,哪次不是白去的?”       邓弥听不进去,她走到了这里,心念生起,就是要去见安清。       “别去了,跟我回家。”       “不!”任邓康拉拽,邓弥抱定主意不肯离开,执拗挣扎道,“我要去见师父!我要见他!”       较寻常男儿而言,邓弥骨架子纤瘦得多,那瘦胳膊瘦腿的,说实在话,拉拽起来邓康也不是很敢使大力。       邓弥固执得没有转圜的余地,最后,邓康只得做出让步:“那行,你去去就回来,我就在这巷口等你。。”       “不用,你先回去吧。”       “不行,我不放心!”       “没什么不放心的,回去吧,我想自己走走……总之,你别管了,等会儿出来的时候,我不想看见你还在这儿。”       邓康张口还没来得及出声,邓弥就已经跑进永昌里的里门里去了。       邓康左右为难间,正巧瞧见了有巡逻校尉往这边过来,他立刻端起了沘阳侯的架子,令其等上前来,肃声训诫说:“永昌里这一带,你们要仔细看顾着!渭阳侯刚刚进去了,他要是有个什么不好,哪怕是少根头发,本侯也要治你们一干人等的罪,都听清了没有!”       众人唯唯诺诺,连声称是。       邓弥进了永昌里。       沿着熟悉的路往里走,越走,天色就越暗,周遭的景物就越显得沉静。       邓弥站在石阶下,看了那扇紧闭的院门很久,终于鼓足了勇气去敲响门环。       一下、两下……在敲响第三声之前,邓弥的手停住了。       “我为什么,还不死心……”她在心里问着自己。       明明知道师父不愿意再见她,这座宅院里的一切,都已经离她很远了。       不能见到阿娘,也不能再见师父。       沉重的孤独感压在了邓弥的身上,她咬住唇角,在眼泪落下来前迅速转身离开。       走了没多远,身后的院门却开了——       “师弟,是来见师父的吗?”自身后传来安遥的声音,他问她,“不等我来应门,怎么就要走了?是不想见师父了吗?”       邓弥停住,吸吸鼻子没敢回头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师父根本不愿意见我。”       “那是以前,现在,师父一直在等你来。”       邓弥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,惊惊然回头。       安遥衔笑道:“跟我进来吧。”       安遥领着邓弥从院中穿过,他站在虚掩的译经室门外,大声向里通禀说:“师父,弥师弟来了。”       译经室内许久没有回音。       邓弥悬心而立,很怕师父会一直不出声。       静立的片刻里,邓弥想了很多,越是想下去,就越是心中无底,彷徨焦虑,但是忽然之间,译经室内有人将门拉开了。       邓弥豁然抬眼:“……师父?!”       枯瘦的安清拢了拢披在身上的外袍,转头看她,淡然微笑,既而又朝安遥吩咐说:“你不是说饭已熟了?还愣着做什么,阿弥来了,不去添一副碗筷?”       安遥高兴极了,几乎是飞奔着跑去准备的。       今日不预期能多一人吃饭,桌上简简单单只有两盘素菜和一小盅蒸鸡蛋。       “都是极粗陋的菜食,不知你吃不吃得惯。”安清一面笑着,一面往邓弥的碗里舀了两勺热腾腾的蛋羹,“多吃这个,这个好吃。”       ——师父平素过的生活,仍旧是像以前一样清寡。       邓弥望着安清,她注意到他已经双鬓斑斑,面容也比她出师那年时看着更显苍老了,她禁不住眼眶一热,喉间也似堵上了什么,她飞快低了头,端起饭碗往嘴里扒着饭。       安遥在一旁开心地笑:“其实师父说得不对,徒儿我做了这么些年的饭了,就是再普通的食材,我也能把它做得好吃喽!”       “是,上苍让我摊上了一个般般皆会的好徒弟。”       听完夸奖,安遥颇是眉飞色舞,转瞬又不自信道:“不过,阿弥都是当君侯的人了,平常时候,应该是山珍海味吃遍的吧?那我这手艺,真是不敢在你面前献丑了。”       安清瞟他一眼,语气甚为和蔼地责他:“就你话多,快吃。”       安遥吐吐舌头,闭了嘴。       能和师父、师兄重新坐在一起吃饭,这明明是很欢喜的事,可是邓弥心中更多酸涩,却是连一口饭也咽不下。       正安安静静吃着饭,忽然安遥望着邓弥就惊道:“阿弥,你怎地哭了?”       安清转面,果然发现邓弥端着饭碗,埋头不是在吃饭,而是在“吧嗒吧嗒”地往下掉眼泪:“啊呀,这好端端的,吃着饭怎么还哭起来了?”       安清搁下碗筷,从袖中取了一方巾帕,边给邓弥擦着脸上的泪边劝解说:“不哭,不哭啊,师父在这里呢,有什么烦恼和委屈,等会儿吃完了饭,都与师父说。”       邓弥发不出声来,只是抽抽噎噎地点头。       用完了饭,安遥在收拾碗筷,邓弥想要帮忙。       安清瞧见了,说:“阿弥,随我到院子里去走走。”       冬日寒冻,没有火盆,光是坐着定会冷得受不住,但是走一走却是很好的,身上会一点点暖起来。       译经室内添过了新炭和茶水后,安清让邓弥一起进去。       在院子里的时候,邓弥就几次三番想要告诉安清,她其实是个女孩儿,可是话到嘴边,怎么也说不出来。       “宣夫人过世后,我就一直在等你。”安清说。       “等我?”       “是啊,等过了春,等过了秋,又等一轮,可是回回只见你遣人送东西来,自己却不再来了。”       邓弥鼻子忽地一酸,低下头细声地说:“我以为……师父不愿见我。”       安清摇首:“不是不愿,是你母亲在的时候,她才是最能帮到你的人,我什么都做不了,既然做不了,又有什么相见的必要?”       邓弥低着脸不言语。       “后来宣夫人不在了,”安清浅声语道,“我想你一个小丫头,心里肯定难受极了,心里话有谁可说呢?大概我安清,算是最合适的一个了。”       邓弥清清楚楚地听见了“小丫头”三个字,她面上陡然显出了惊惶之色,急急抬头,张大眼睛望着安清。       安清也看着她,随即颔首:“是的,我知道了。”       “是、是我阿娘告诉您的?”       “宣夫人?不不不,我若是不问,她怕是一辈子都不会说。”       邓弥呆愣。       安清伸手烤着火,微瞑起双目,细细追思起来:“那时是永寿三年,你在我这里待了有快两年了……”       原来,竟也不是从哪里识破了她隐瞒着的女儿家的身份,只是小邓弥一直太过白净秀婉,朝夕相对看了近两年,心里不免多出一分疑虑,认为这个模样的小人儿,合该是个丫头才合适。       永寿三年的冬天,安清送信约宣夫人见面,在层层逼问之下,宣夫人始才透露了邓弥的确是个姑娘的事实。       “永寿三年——”邓弥喃喃道,“我记得那一天,那天下午,师父说去拜访一位故友,临走前师兄问了句这位故友是住在哪里,师父您当时并没有回答,可是以前出门去,您都会留下话说,是去了哪里。”       “不错,我那日,正是去见了你的母亲。”安清说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