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七十章 诏狱

第七十章 诏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线晦暗得可怕,天黑下来了也不给点灯。   邓康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进到这种地方里来。   这里太_安静了。有如死一般的沉寂。   邓康蜷缩在角落里,从被关进来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没有说过话——是,那个人是他杀的——可这不表示他是心甘情愿地俯首认罪了,而是,他除了害怕,没有办法再去思考任何事情,就连申辩,他也不知怎么开口。   幽暗的甬道里响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。   “子英!”   邓康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,他震颤了一下,连忙抬起头:“叔父?”   邓康飞快从冰冷的角落里爬起来,冲到牢门前抓紧了邓弥的手,他几乎是立刻就哭了起来:“叔父……叔父,我不想死……”   在来的路上,邓弥已经问过与邓康一起外出的傅乐,可是当时傅乐在付买马的钱,并没有在邓康的身边,等到傅乐听见尖叫声跑上去看的时候,邓康面前的人倒在血泊里,而邓康手里正握着带血的刀。   南市上,有几百双眼睛看见“沘阳侯杀了人”,当时在现场却不了解事情始末的的傅乐,根本不能证明邓康的清白。   邓康抓紧邓弥的手,他的手指冰凉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   邓弥心疼欲泣,于此时却不得不保持着镇定和清醒的头脑,强忍住泪水安慰他:“不会的,你不会死……他们告诉我你杀人了,我不相信,一个字我都不信!你自己跟我说,当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那些人会一口咬定是你故意杀人呢?”   “我没有故意杀人!”邓康颤抖得更厉害了,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那个人抢了我的钱袋就跑,我发现了就去追,一追上他就立刻掏出了刀子……我在跟他争执的时候,他突然就往前栽,一下撞在了刀尖上,等我……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倒在地上不动了……”   邓康呜咽说完,更牢地抓紧了邓弥:“叔父,你相信我,我根本没有想过要杀他,我就是想追回自己的钱袋!”   平常邓康是骄纵贪玩,但他绝对没有杀人的胆子,这一点,邓弥可以用命担保。   是意外,果然是意外……   “叔父,你救救我,我真的不想死!”邓康攥紧邓弥,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邓弥的手上。   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……”邓康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过,邓弥的心纠成一团,她抬起手给他擦了眼泪,“你别怕,有我在,我不会让你死的。”   邓弥要去找证据,证明邓康说的话是真的。   邓康怕她走,抓紧她的手不肯松开:“叔父,你别丢下我!”   邓弥向他笑笑:“我不是要丢下你,我要去找证据,证明你没有故意杀人,这件事的发生纯属意外。”   “可是入夜他们就要提审我了……”   “只是提审而已,你把你刚才跟我说的话都告诉他们,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,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。”   邓弥和窦景宁骑了最快的马出城门,一刻不耽误地赶去了南市。   日落集散。   白日南市发生凶案,行凶者又恰是皇后的亲侄,一时间沸议,早已传遍京城。   南市上还有人,但他们一听说邓弥是来寻找凶案目击者的,却都不肯多言,各自匆忙返回铺中,紧闭大门,任是怎样恳求都不露面。   时已入夜,北风呼啸,天上飘起了细碎的雪。   灰心失落返回城中,邓弥不顾禁令,强闯入宫。   德阳殿外,跪着皇后。   都是为了唯一的侄儿邓康,这个时候,她们之间已没有计较的余地。   邓弥揽衣在皇后身畔跪下,叩头伏拜,一字一句颤声通禀:“邓弥求见陛下!”   德阳殿内灯火不息,殿内却无只言片语传出。   雪夜寒彻骨,不到天亮,皇后支撑不住,晕倒在地,被宫人连忙送回了长秋宫。   邓弥咬紧牙关,继续跪在德阳殿外。   细碎的雪下作了鹅毛大雪,汉宫一片银装素裹。   “回去罢,渭阳侯!”尹泉不止一次出来劝说邓弥。   邓弥始终不言,她知道,现在唯一能救邓康的,就只有德阳殿里的那个人。   不知过去多久,天色终于一丝丝亮了起来。   德阳殿的殿门打开,刘志从里面走了出来,他站在殿门前,遥望东方既白,再看看雪地里跪着的人,摇头幽幽长叹息。   在整个人快要冻得失去知觉,快要像邓猛一样倒下去的这一刻,邓弥终于看见了希望,她激动得眼中泛起了灼热的水光:“陛下!”   可是他说出的第一句话就叫她重新感受到了寒冰的刺骨。   刘志款步走进纷飞的大雪里,走近她,他缓声问道:“自古杀人者死,你何必要在此为难朕?”   邓弥僵了僵,不甘申辩:“那是一场意外!子英没有想要杀人,他只是与那个抢他钱袋的人发生了争执,在争执的过程中……”   刘志竖起手掌打断她:“沘阳侯所言,廷尉已全部转述于朕,你不必重复。”   “陛下——”   “开脱之辞谁不会说?证据在哪里?没有人能证明徐九抢了沘阳侯的钱,朕能仅凭几句空口白话就断定徐九非良善百姓,他的死是咎由自取吗?”   “可是我也了解子英啊,我相信他是不会无缘无故跑去杀人的!”   刘志摇头:“你的一句相信,不是世间准则。朕是大汉的君王,是天下人的皇帝,朕不能凭一方的说辞轻易断是非,朕不能蒙蔽天下百姓的眼,你可明白?”   邓弥红着双目,咬牙坚定道:“我会证明,子英的钱被抢,他是失手错杀……”   “好,那朕就许你三日。”刘志说,“三日后,倘若廷尉府和你都拿不出证据,沘阳侯就必须以死谢罪。”   “谢……陛下深恩!”   “去罢。”   邓弥在雪地里跪了一夜,双腿早已冻僵,她勉力想要站起,不及起身却猝然扑倒,摔在森冷雪中好一阵恍惚。   “渭阳侯?”尹泉慌张,连忙俯身去扶。   刘志惊急往前迈出了一小步,兀然就收住了,他看看邓弥,垂下眼沉思了一刹,遂令左右道:“送渭阳侯回府。”   邓弥很恨自己,恨自己无用,求得了转机却不能即刻去为邓康找证据翻案。   内廷的宫人和侍卫奉命,护送渭阳侯回府。   窦景宁还等在府中,是他将双腿冻伤的邓弥抱下的车。   延医诊治,才涂好膏药,王茂就风风火火焦急闯了进来,他连气都来不及喘匀,见了邓弥立马直接告诉她道:“我听说死的人叫徐九,我去看过了,我认识他,他就是那个曾经偷过我钱、南市上出了名的混混!这样的人,为了小利敢不要命,一定是他掏的刀子,却不想阴差阳错反丢了自己的性命!”   南市的混混。   要找的证据就是这个,但王茂一人的话,尚不足为凭。   邓康的娘林氏得知独子杀人的噩耗,在家数度哭晕。   一天不能洗刷邓康的冤屈,他就还要在诏狱里多关一天,邓康自从懂事开始,风吹不着雨淋不到,家世一天天显赫,过的日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好。   ——他没有吃过苦,我也不想要他吃这样的苦头!   邓弥不肯耽搁,她要去南市找人求证,府上众人拦不住她,窦景宁也劝不住她,最后只能陪她同去。   可是南市上的人却像约好了一般,得知邓弥和窦景宁是来查徐九的,谁都不愿多开口说什么。   “徐九的家就在西头,妻儿老小共四人。”   旁人的嘴里问不出任何东西,他们就只好去找徐九的家人。   一座破旧的矮房子,隐蔽在枯枣树后头,敲了半天的门无人来应,后有一荆釵布裙的憔悴妇人挎着篮子,手里抱着一个两岁许的孩子,另一手牵着稍大几岁的孩童回来,看见门口站着两个人,惊问他们是谁。   稍大些的孩子没管这些,踮脚从篮子里掏出糕饼,一面呼着“祖母”,一面飞快撞开门跑进屋里去了。   窦景宁诧异:“屋里还有人?可是我们方才敲了很久的门——”   妇人说:“我娘她老了,耳朵听不见。”   窦景宁打量着妇人,看见了她发鬓上的白花:“你是……徐九的妻子?”   妇人点点头:“是。”   瞧着孩子进屋了,妇人的目光收回来,重新再问他们是什么人。   邓弥看着她,急切上前说道:“我叫邓弥,邓康是我的侄儿,我来这里,是想向你询问关于你丈夫徐九的事。”   妇人闻此言,面色立即变了。   “我听说徐九游手好闲,整日混迹于南市,他……”   “我不知道!”   不等邓弥话说完,妇人已匆忙从她身边过去,快步朝低矮的屋中去。   “喂,你等等!”   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   妇人进了屋,连忙关门,邓弥腿脚不便利,扑上去用力抵着门,切声追问道:“徐九是你的丈夫,他是什么人,你怎么会不知道?我只是想……”   “你什么都不要想!我不知道!”   眼前的门闭紧了,门后“哗啦”传来拉上横闩的声音。   邓弥用力太猛,拉伤了筋骨,腿上忽地一阵剧痛。   窦景宁见状,扶住她劝道:“她忽遭丧夫之痛,不愿多言,不如我们先回去吧?等她情绪平复了一些再过来。”   为今之计,也只好这样,邓弥不甘心离开了南市。   可是两日忧心不眠,等来的却是无人肯作证徐九是南市混杂之辈,不仅是徐九的妻子不肯开口,南市众人也都忌讳不言。   终于,邓弥在众人的私议中明白了前因后果:他们说,徐九再不好,妻儿却无辜;他们说,家里没了男人,孤儿寡母的日子不好过;他们说,两个孩子还那样小,剩下的老娘又聋又瞎,邻里能帮衬的,就多帮衬……   所有人都知道徐九身上劣迹斑斑,可没有人愿意出来指证。   邓弥求遍了所有人,身心俱疲近乎绝望——   “你们为什么不肯作证?为什么不肯救我的子英!”   ……   “他没有故意杀徐九!你们明明都知道那是意外!”   ……   “凭什么你们只在乎她们孤儿寡母难以过活,却要我兄长唯一的孩子去死!”   ……   声嘶力竭的哀求,换来的只是沉默。   “你们没有人站出来是吗?好,很好!如果子英死了,你们就全都是杀他的帮凶,我不会放过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!”   薄暮时分,日光一点点沉下去,邓弥苍白着脸,为南市诸多人见死不救的冷漠态度所刺激,红着眼立下了恶毒的誓约。   众人惊骇,纷纷闭门,愈加不敢言。   寒冽的冬风吹落了屋上的枯枝败叶,地上的积雪还未曾完全融化。   邓弥坠入了绝望的深渊,陡然之间,她像被抽空了力气般的跪倒在地。   “会有办法的,总会有办法的……”窦景宁搂住她,反反复复地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安慰她。   还会有什么办法?廷尉府找不出证据,她也拿不出证据……那是杀人啊,是要以命抵命的大罪!   邓弥的心如同被一刀刀割裂,她再强忍不住,在意识到事无转机后,最后一层坚毅的心防也跟着完全崩塌,她掩面低声呜咽起来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