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七十一章 天子

第七十一章 天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子里很冷清。   原本一直就是这个样子,但如今,只觉得这屋子、这院落、这偌大的渭阳侯府,都冷清得令人孤单和害怕。   邓弥一整天下来都没有吃过东西,因为担心她的身体会垮,窦景宁送她到寝居后,自己去了后厨。   屋内炉火的灰烬是冷的。   屏风上搭着一件银灰色的披风。   邓弥愣愣站着,望着那件披风发了很久的呆,她慢慢走过去,从屏风上取下那件披风,眼眶一下就红了,她将脸埋在披风里,细声地抽泣,耳边重复回响起的,是邓康说过的那句   “我还是跟你最亲”。   我要怎么救你啊,子英……   “我该怎么做……阿娘……兄长……”   身边人被死亡带走,从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变成棺木中不动不笑不会呼吸的冰冷躯壳,这样的痛苦,她不想再承受了。   杨洋曾经告诉她,人生在世,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力而为。   ——尽力而为吗?   一定还有未尽之力。   “我能做什么……我还能再做什么……”   忽然之间,她想到了。   ……或许,这是仅剩的一条路。   邓弥从地上爬起,跌跌撞撞冲出屋子,她在门口撞翻了窦景宁端来的汤。   窦景宁惊愕盯着神色惶急的她:“阿弥?”   “我要救他!就算豁出我自己这条命,我也要救他!”   邓弥咬牙捏紧拳头,用力推开了窦景宁。   ……   德阳殿上的烛火暗了几盏,刘志揉揉眼睛,搁下了手中的朱笔。   刘志抬目,望着御案前跪着的瘦弱人影:“朕没有听清,你将方才的话,再说一遍。”   邓弥心意坚决,俯身再拜:“用我的命,抵邓康的命。”   刘志沉默了好一会儿。   尹泉站在旁侧,已将黯淡的烛火撤换了,他转头看向孤瘦的渭阳侯,眼中不禁浮现起怜意。   刘志目光沉下:“沘阳侯对你来说,竟有如此重要?”   “他是我兄长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,是我邓家的长子嫡孙,他不能死。”   “你就可以死吗?”   “我……”邓弥垂下脸,低声嗫嚅,“我所珍爱的人,一个接一个离开我,这样的痛苦,我不愿再承受……何况在我看来,子英活着,也的确比我活着,更有意义。”   刘志搁在膝头的手悄悄收紧又松开。   刘志突然很羡慕邓康,因为邓弥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他活。   当一个人愿意为另一个人舍弃性命的时候,这足以证明对方在那个人的心里非常重要。   刘志默了默,他有些心不在焉地伸手卷起了御案上批阅到一半的奏请,面上却是波澜不惊,他淡淡地说道:“事情也许还有转机,你先回去罢。”   邓弥不由得哀绝:“还能有转机吗?如果有,我何用跪在这里求陛下?陛下,我只有子英一个……”   “朕说过了,你先回去!”   邓弥摇头,倔强跪着不动。   刘志看看她,欲言又止,终究还是缓和下了语调,再次劝解道:“命悬一线,也尚有一线生机,明日未时再审,未时拿不到证据,你到那时来求死也不迟。”   又转头令尹泉:“送渭阳侯出去。”   尹泉敬诺,恭从劝了邓弥离开,并将她送出了德阳殿。   再折返时,刘志问:“廷尉府是怎么说的?”   尹泉不禁摇头哀叹,如实通禀:“都是穷苦人,也不是非要跟官府、跟权贵作对,实在是都可怜那一家子老弱妇孺,因此都不愿意出面作证。”   刘志思忖了片刻,尔后道:“朕想见一见那个徐王氏。”   “仆去传她入宫。”   “不必惊动他人,”刘志制止,“你点三两人侍卫,与朕出宫一趟即可。”   尹泉惊异:“陛下是要亲自去探访徐王氏?”   刘志颔首:“快去准备罢。”   夜幕降下后,一架简素的玄色马车驶出了南宫。   穷人家连夜里点灯都嫌费油。   徐王氏哄了孩子睡下,迎着豆大的微光缝补好了衣裳,正要吹灯安歇,忽听门上响起两声轻轻的叩门。   徐王氏站了起来,小心询问道:“谁?”   门外人并不答,再是轻轻敲了两下门。   徐王氏犹豫着放下缝好的衣裳,走去打开门。   门外站着四个人,有两个站得稍远,另两个,一个身姿佝偻是带帽的老者,一个是浑身裹在暗色斗篷下的高个子。   徐王氏把住门,警惕地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   戴帽的老者目光转向穿斗篷的人,声音放得不高不低,他不疾不徐道:“徐王氏,这是陛下。”   徐王氏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:“陛……下?!”   徐王氏浑浑噩噩,恭请门外的人入屋,她感到很窘迫,因为屋子狭小,也没有钱买炭火,即使到了屋子里,也是冷得像冰窖。   刘志尚未坐下,徐王氏已颤颤兢兢跪拜行了大礼。   刘志环顾着破陋的屋子,眉头微微蹙起:“一家子老小,就住在这样的地方?”   徐王氏低着头答:“是。”   刘志冷哼:“家里的男人稍稍有些志气,也不该让妻儿老娘缩在这般逼仄的地方,过这么苦的日子。”   徐王氏不敢接话,低着头偷偷红了眼。   “说说吧,你的丈夫徐九。”   等了许久,徐王氏也没有开口。   刘志继续道:“你说与不说,邓康行凶杀人这其中的原委朕都是知道的,现在让你自己说,是给你一个机会,朕会酌情宽待你们,你只需将你知晓的如实说来,不必有任何后顾之忧。”   这世上有幸得见的天子圣颜的平民并不多,何况只是一个连大字都不识的穷苦妇人。   徐王氏听了当朝天子的话,始才终于松口提及了自己的丈夫,她一面悲泣一面证实了徐九往日鸡鸣狗盗不光彩的行径,也提到说邓康当时拿在手里的刀是属于徐九的,徐九通常将刀藏在袖子里,遇到不依不饶逮住他偷盗或行骗的“刺头”,就拿出来威吓他人……   “陛下!陛下!”徐王氏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,“民妇真不是要有意隐瞒真相,只是孩子还小,我娘她听不到也看不到,我一个女人,实在、实在是……”   刘志点头:“朕知道了。”   隔了一会儿,又道:“你去证明邓康并非故意杀人,之后朕会给你们一笔钱,足够你们四人后半生安心度日,你们拿着钱,离开京城,不要再回来,这对你好,也对两个孩子好。”   徐王氏因震惊而停止了啜泣,她听到陛下说的这些话,却难以置信。   的的确确,作为母亲,徐王氏不希望孩子活在徐九这样一个爹的阴影下,使得孩子一辈子被认定是“贼盗之后”,抬不起头堂堂正正做人,她也曾经想过要带着一家人远走,怎奈家境穷困,连路上足够的干粮都拿不出,又何谈正经度日?   这个条件很好,对这一家人来说是有百利无一害,徐王氏在要谢恩之前,却忽然想到了邓弥的话,她胆颤心悸,支吾道:“可、可渭阳侯说不会放过我们……我怕我去作了证,沘阳侯被无罪释放,那渭阳侯会怀恨在心,再来找我们南市这些人的麻烦……”   刘志愣了愣,旋即发笑,摇头说:“邓弥不是这样的人。”   徐王氏忧虑颇深,没有应声。   刘志就问她:“论数天下权力,是渭阳侯大,还是朕大?”   徐王氏脑中一清,惧怕、担忧尽数散了,她连忙感激再拜:“民妇叩谢陛下活命圣恩!”   刘志隐隐舒了一口气,他站起身,离开之前不忘叮嘱:“徐王氏,天亮之后,记得去做你该做的事。”   ……   渭阳侯府,有一间屋子里的灯亮了彻夜。   窦景宁陪着邓弥,守在火盆旁,熬过整宿,熬到了天亮。   天晓鸡鸣。   “天亮了。”邓弥转头看着窗外色白,喃喃低语道,“这是最后一天……”   窦景宁也看向窗外,等他转头来看她的时候,他发现她捂着眼睛在无声地哭。   “阿弥。”   “我好没用……我救不了子英……”   窦景宁心上泛起尖锐的疼,他过去轻轻抱住了她。   没过多久,忽然有小厮急匆匆跑进院子,带来了一个令人振奋和几乎无法相信的好消息。   小厮说,天一亮,徐九的妻子亲自到廷尉府去了,指认了徐九的罪。   邓弥和窦景宁相顾惊疑,急忙赶去了廷尉府……   “徐九偷盗在先,沘阳侯邓康是为拿回失盗财物,徐九在争执中意外丧命,非沘阳侯邓康故意杀害。”   有了证人,凶案有了突破口,在徐王氏于证供上按下手印的半个时辰后,廷尉府宣布了邓康无罪。   邓康走出诏狱的那一刻,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,直到他看见了来接他回家的邓弥。   “你说过不会让我死,你说过的……”   邓康劫后余生,喜极反泣,他一看到邓弥,眼泪就止不住地往外翻涌。   “叔父……”邓康扁扁嘴,张开手臂向邓弥奔去,“叔父!”   窦景宁看看邓弥,迅速往前跨了一步,将她挡在身后,邓康冲进了他的怀里。   邓康抬头看看他,也不管那样多,抱住了面前这个人就开始放声大哭:“景宁哥,哇啊啊啊啊——”   窦景宁眼睁睁看他把鼻涕眼泪都往他胸前蹭,扯着嘴角没说话,他拍了拍邓康的肩膀表示安慰,不料想邓康却号啕哭得更凶了。   ——还好,这个侄儿还在。   邓弥百感交集,默默擦着眼泪,看邓康哭得像个小孩子,她自己哭着哭着就忍不住笑了。   邓康平安归家,陛下传令说,念他在牢里受了苦,特赏赐他不少好物,东西还没看完全,另一边皇后的赏赐就跟着下来了。   腊月里,皇后遣人一拨一拨地往沘阳侯府里送东西,不是好玩的,就是好吃的,再要不就是各种值钱的器物,而相隔一条街的渭阳侯府则像是被她遗忘了似的。   越挨近新正,渭阳侯府里嘴碎讨论两府不同待遇的声音就越多,就连管家也悄悄来问过邓弥,说,皇后这样做是不是不妥。   是不妥,但那是皇后,其他人哪来的资格管她?   皇后过分显摆对邓康的好,邓弥虽然嘴上不说什么,但时间一长,心里也的确不舒服。   “幼稚!”   终于有一天,皇后又令人往沘阳侯府里送了两只大箱子,渭阳侯府里的下人再次私议纷纷,邓弥不能再静心旁观,她摔了书,图个眼不见为净,一个人策快马去了清河郡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