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七十九章 缄口

第七十九章 缄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这一惊,腹中又是一阵抽搐,她咬牙忍下,却已来不及阻止邓康的御前失礼——   “叔父你又窝在家里干什么?你看我给你带……”邓康手里举着一包东西,兴冲冲跨进门,再兴冲冲撞到了刘志身上。   等站稳了,看清了对方是谁,邓康一瞬傻了眼,直愣愣杵着反应不过来。   刘志面带微笑望着他,嘴角一丝戏谑的意味。   寂然无声间,又有人从门外进来,并嘟囔着问了邓康一声:“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?”   窦景宁和总管跟在其后。   刘志见了窦景宁,忽而愣住。   窦景宁看到与邓康面对面立着的人是刘志时,也像邓康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飞快回忆了一遍,府外没有帝王车马,院中也没有守卫……天子出行,竟是连最简单的仪仗也没有?   这意料之外的局面,令邓弥心生绝望:“子——”   这药性发得可真是时候。   邓弥疼得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她按紧腹部连连求祷:“千万别跪,别说错话……”   总管就在旁边,也不知院外有没有奉茶来的婢子,无论跪拜或是一声“陛下”,这要是传了出去,都不知会闹出怎样大的风波。   总管瞅见门口立着的三个人都不说话,心想大概是不曾识得,就笑呵呵开口介绍说:“沘阳侯,窦公子,这位是中山王殿下,是陛下嘱咐他来给君侯送药的。”   ……什么中山王,这明明就是陛下本人!   邓康禁不住吓,呆傻过后,腿软就要跪倒。   窦景宁眼疾手快,一把搀住他,客客气气朝“中山王”屈身为礼:“见过中山王。”   刘志缓过神来,颔首“嗯”了一句:“本王正准备走,便不打扰你们二位了。”   窦景宁恭敬将路让开,好让他走出去。   总管送刘志出去的时候,刘志的目光在窦景宁身上停留了片刻。   确认人是真的走了,邓康揩一揩额上腻汗,拍着“嗵嗵”乱跳的心口,拖着发软的腿脚伏到长案边:“哎呀亲娘啊,真真吓死我了!”   窦景宁回首看看门外,似有疑思,然后他朝邓弥走了去,“阿弥,听总管说你近日不舒服,是怎么了?”   邓弥摇头:“没事,你们不用担心,我只是……吃坏了东西。”   “啊?吃坏了东西?那你可有好几天的罪受了。”   邓康自己做过相同的事,难受的滋味他尝了个够,得知邓弥是吃坏了东西,他不当大事,倒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如此说道。   这混小子素来眼尖,这次也是立刻就瞧见了手边上精致绝伦的木盒,用头发丝想也晓得是刘志带来的,他稀奇地摸过来,打开盒子哇叫起来:“了不得,这可都是好东西啊!地精、鹿茸、雪莲……还有灵芝?这成色,啧啧……不行,这东西容易看走眼,我得拿到亮敞的地方仔细瞧个明白。”   说着,邓康就抱着盒子跑到外面去了。   邓弥的额上又沁起了冷汗。   此时看邓康不在,窦景宁没有避忌太多,他一面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擦了汗,一面奇怪问道:“他怎么会来?”   邓弥无法开口。   窦景宁迟疑着,皱眉说道:“我很不喜欢他方才看我的眼神。”   邓弥再次在他的言语中受了惊吓。   刘志的……眼神吗?   他说他最喜欢的,是满月,因为那像他很多年前第一眼看见……   那年母亲领她入宫,回年轻天子的话,说她出生在九月十六,那晚月亮正圆,因而取名为“弥”,是圆满的意思……年轻的天子赞她秀净孤标,称得起满月的清光之态,那之后很久,有一回天子在德阳殿喝醉了,对她说了一句话——“朕真的很喜欢你,阿弥……小月亮。”   ……小月亮。   天子的呢喃好似就在耳边,好似就在昨日。   邓猛没有说谎。   刘志的确就是喜欢她,哪怕她生作“男儿身”,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没有龙阳癖的刘志还是喜欢“他”,比喜欢任何人都多,并且小心翼翼独自付出,不希求任何回报。   这样的刘志,像极了窦景宁。   邓弥模糊可知情深,难怪……难怪皇后难以忍耐,不惜重金买凶杀她。   身为帝王的刘志,天下无不可得之物、无不可得之人,然而他选择的是隐忍不言,纵然有很多次,他的动作他的神色已经出卖了他心中的所思所想,但他终究没有再在清醒的时刻,说出那句令她进退两难的话。   天子的寄情教她难以承担,但她又十分感谢他……   感谢他的缄口不言明。   沉默的邓弥骤而落下泪来,她突然扑进窦景宁的怀里抱紧了他不敢松手。   窦景宁愣怔:“阿弥?”   “我很害怕……”   他听到了轻细的哽泣。   “怕?你怕什么?”   “怕死,怕和你分开……”   他错愕,继而温柔笑笑,抬手搂住她:“有我在,什么都不用怕,我不会让你死,也不会让你有机会离开我。”   时间过得太慢了。   邓弥巴不得现在就能走,离开雒阳,走得越远越好。   “叔父,我看这支赤芝很好,可以用来……”   邓康在院子里,对着光将木盒中的药材细细看了一遍又一遍,确定这都是最上等的东西,他喜不自禁,捧着木盒眉开眼笑一阵小旋风似的蹿进门来。   “……”   天性活泼的的邓康再次呆得像根木桩子。   邓弥慌忙松开手,背过脸去擦掉脸上的泪。   邓康没看见邓弥哭过,他尴尬不好正眼相瞧,侧过身支吾道:“我,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……那我出去了。”   闷头飞奔出去,站定在寂凉的院中。   这是坐实了。   ……心口跳得真厉害啊。   邓康觉得这简直不对,怎么会比自己跟人断袖被撞破了还紧张呢?   正胡思乱想着,又不免有了别的忧怀:他所见过的断袖,总有一方是很弱的,照窦景宁的性格比对下来,窦景宁肯定不会是弱势的一方……这不就说明邓弥会是吗?虽然说邓弥是秀气文弱,但实在还是很难想象他会整日为琐事缠闹哭啼的样子……   邓康心里猛地一痛,越想,就越纠结得慌,再等回过神来,他已不知不觉走出了院子。   “啊呀,我还给他带了一只烤羊腿呢!”   一拍脑门想回去,又生生停住了脚。   回去?回去做什么呢?   邓康思来想去,认为做人真是麻烦——   “先前他疏远景宁哥的时候,我恨不能把他塞进景宁哥的怀里去,现在好不容易日久生情成了,我又心里怪不是滋味的。”   这天气冷嗖嗖的,才在廊下踱了几个来回,鼻尖就冷得不行了。   阿嚏。   邓康打了个喷嚏,揉揉鼻子,靠在檐下喃喃自语:“其实我就是怕他疼我不如以前多吧?毕竟我爹去得早,娘和祖母都严厉,只有他凡事都宠着我惯着我……”   “沘阳侯。”   不知几时,总管出现在他身后。   邓康扭过头,老总管忙笑着问道:“天儿这样冷,沘阳侯怎地一个人在这里?”   “哦。”   邓康顿了顿,挥挥手就走:“我回家了。”   总管问:“要备车马吗?”   “这才几步路,要什么车马?窦公子住得远,你给他备吧。”   “是。”   “嗳,对了。”走了几步,邓康又折回来特意叮嘱,“我叔那几案上,我搁了一只烤羊腿,新鲜干净现烤的,他若是吃得,你可千万热透了再端给他,他这样的,尤其不能吃冷食,你可记住了吗?”   总管陪笑:“老奴不糊涂,牢牢记着哩。”   邓康满意点点头:“记着就好,记着就好。”   邓康迈开步子的时候又想,现在长大了,不能总享着叔父照拂的福,自己也该学着独挡一面,去做说一不二的厉害人物才是。   这一刻,素来闲散不羁的贵家公子,忽生了要在朝堂上为官做相的念头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