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八十章 夙愿

第八十章 夙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缝无人觉察,愣是叫德阳殿的烛火被风吹灭了好几盏。   刘志不要人伺候在跟前。   到了时辰,忙完繁杂琐事的尹泉进来送进补的药汤,惊诧发现殿内又暗又冷,他立刻变了脸色,一面放了汤药去关窗,一面斥人来重掌烛火。   刘志似乎是在这时候,被尹泉的言语所提点,方才后知后觉感觉到了冷。   烛火亮了,炭盆换过了。   德阳殿慢慢又变得明亮和温暖起来。   宫人们为自己的失职而感到惶恐不安,惊惧跪满御前,伏身在地向天子请罪。   “下去。”   天子的语气里透着深深的疲累。   宫人低着头,不敢作声,再三叩谢了圣恩,敛着声响退出去了。   尹泉看着天子目无神采地在御案上翻了翻,最后捡了一份上疏展开在面前,伸手取过朱笔来。   ……可是,天子的手分明还在冷得发抖。   尹泉实在觉得心酸:“陛下?”   天子已无心理政,可他还在努力强迫自己握牢手中的笔,强迫自己定神去看朝臣们所言何事。   刘志皱了皱眉头:“何事?”   尹泉小心翼翼观察着他的神色,欲言又止。   心,静不下来,完全静不下来——为什么满脑子都是他?朝臣进言是何事,阅过三遍亦不知悉!为什么心思全在他的身上!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!   刘志气恼欲狂,愤怒掷下朱笔,拂手将案上之物尽数推到地上。   尹泉大骇,连忙屏息跪下,俯首贴地。   一阵疾风骤雨之后,再没有了声音。   年长的内侍偷偷抬眼,只见天子支手捂住额头,神色痛苦而疲惫。   过了许久,天子沉声在说:“必定是老天派他来的,教朕不能如愿做一个好皇帝。”   尹泉迟疑抬眼,复俯首叩拜,轻声肯定道:“陛下是好皇帝。”   刘志瞧着跪拜在地的老内侍,眼眶骤然一热,自嘲地弯了弯嘴角,摇头说:“朕是什么样的人,朕自己心里有数。”   尹泉犹豫了再三,终是忍不住将之前说过的话再重提一遍:“陛下既然十分喜欢渭阳侯,何不将他接进宫来?帝王的恩宠,天下没有人能拒绝。”   刘志的目光颤了颤,脸色渐渐白了,许久,他低头喃喃:“你不知道朕有多喜欢他,朕生平……从未像喜欢他一样喜欢过任何人。”   “如此,能将渭阳侯长留身畔,不是很好吗?”   “朕,不敢。”   刘志贵为天下君王,大权在握,这权力之大,使他没有得不到的东西、要不到的人,可偏偏是小小一个少年,他说他不敢去得到。   尹泉大受震撼,以为自己听错。   “起先时,朕以为,朕只是喜欢他的样貌……”不待尹泉从震撼中回过神来,刘志起身站起,慢慢走下御座,“他长得极为好看不是吗?从小就是出众的美人,长大了更是眼角眉梢带着不同的气韵,他明明那么单弱瘦小,又比寻常的少年更显阴柔,但眉宇间却自有一股清凛的英气,显出骨子里的坚毅和刚强,他真是天地造化里美得最恰到好处的一类人。朕常常在想,邓猛已经是难得的大美人,可她的这个幼弟,竟比她还要绝色,有时邓猛和他站在一起,姿色都落了下乘……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朕一直以为,朕只是喜欢他漂亮的模样。”   德阳殿空空落落,连烛台的火光亦显得清冷了。   “可是渐渐地,朕发现,朕不仅是喜欢那张脸。再绝世的美貌,也会随着人的衰老而消失,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能与天地的亘古相抗衡的,朕做了多年的皇帝,在高位上悟见了这个道理,明白在心以后,依旧还是会贪恋世间美丽的容颜,但早已不囿于此。邓弥他……他除了那张脸,身上还有更让朕喜欢的东西,但朕说不清那是什么,他……他干净简单,不慕虚华,他有少年人的急躁跳脱,却也时常显露出君子的气度,他是很想做一个成熟稳重之人的,可是年纪摆在那里,他对这个世间还感到无比新鲜,不知不觉就会让稚气的一面跑出来……他虽年少,却极有担当,对亲友乃至天下百姓都怀有一颗赤子之心,单看他敬重昆阳君、爱宠邓康,还有屡次三番来为邓猛求情便也知道了,他好与人为善,有圣人遗风……他这个人身上,有太多吸引朕的地方,所以朕才会越来越喜欢他,喜欢得久了、深了,就入心了,只愿他喜不愿他悲。”   站在偌大的德阳殿里,刘志觉得自己很孤独,因为,他深知他永远得不到想要的那个人:“你说朕可以将他留在身边?朕不是没有想过,可是他也像朕在意他一样在意朕吗?朕从未觉得他也喜欢朕,他对朕,是敬畏,他永远都记得朕是皇帝。帝王的恩宠,的确是没有人能够拒绝,朕想要的,不可以强取吗?自然是可以的,但焉知这样做的后果是不是让他变得离朕更远?朕若将他禁于后宫,要他与自己的亲姐姐分宠,以他气节,难保他不会选择一死。”   尹泉听得惊心,他不信会只有这样一种决绝的结果,忙言道:“古来语‘精诚所至金石为开’,假以时日,怎知渭阳侯会不懂陛下真情?既已知之,定当与陛下共白首!”   “……与朕共白首?”刘志怔忡,继而便又自嘲地摇首苦笑,“朕年长他十三岁,怎能与他共老?何况朕坐于皇帝宝座上,亦有未达成的夙愿,天下和他,朕只能要一个,要他,怕误了他,更怕为他误了天下,朕只能要天下……天下安,雒阳安,在他心里朕便会是个好皇帝,纵然他不喜欢朕,但也绝对不会忽视朕,更不会瞧不起朕。”   帝王情深,古来少有。   尹泉是涉世深的老内官,听遍了以前王朝的繁华和衰败,更知道天家帝王多薄情,但刘志对邓弥寄情之深,直教他唏嘘慨叹,满心哀悯难禁,不自禁抬袖拭泪:“陛下为渭阳侯思虑甚多。”   那个小小人儿的到来,像暗夜的月华一样照亮了他,给了他明明净净的欢喜,果真是上天注定的劫数了。   刘志默然许久,想起白日诸事,不免隐生烦闷:“朕,不喜欢窦家那小子。”   尹泉听到一个“窦”字,连忙噤声不敢接话。   天子眉心蹙起:“满京城的人都晓得他思慕渭阳侯。”   “……”   “窦武不管他儿子的吗?”   “……”   “雒阳这样多人,他偏偏瞧上渭阳侯?”   “……”尹泉始终缄口不言。   德阳殿上只听得见他自己的声音,生着闷气,自说自话。   蓦地,他醒悟过来——   原来,他是在嫉妒窦景宁,嫉妒他无官无爵乃一介闲散纨绔,却能与他最在意的人走得那样近。   刘志摇摇昏胀的头,喃喃自语道:“朕是皇帝,天命所归……”   尹泉听得糊涂,不待他多思量,天子已旋身回了御座,闷声不语,只顾低头览阅朝臣上疏……   长秋宫的夜色漫长。   邓皇后渐渐习惯了天子不来的日与夜,她早已学会了不再等待。   大长秋曾悄悄禀告于她,说看见陛下微服离宫,连尹泉都不让跟随。   邓皇后能猜到她的天子夫君会去哪里,后来,她命人往渭阳侯府送了一碗汤。   两日后的清早,美艳的佳人正对镜梳妆,她的幼弟白着脸,不顾宫人阻拦闯进长秋宫里来。   皇后从镜中看见了那道纤瘦的身影,她连面都未转,随手摸起了妆盒中最金光璀璨的一支步摇,一边往头上戴,一边吩咐众人:“都下去。”   宫人们敬喏,鱼贯而出。   殿门外悄寂无声。   金步摇戴在发间,很好看。   皇后满意地笑笑,然后起身,嫣然笑语道:“孤就料到了你会……”   “啪!”   她的话没有说完,回应她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。   “我的话只说一遍,你给我记清楚!”邓弥逼近前,一字一句、明明白白地告诉她,“我不想知道的事,哪怕它会烂在你肚子里,也希望你不要把它说出来!”   脸上火辣辣的疼。   邓皇后盯着邓弥转身离去的背影,勾起唇角冷笑,虽是笑着,却有一行清泪滑落面颊:“孤就是要你知道,你抢走了属于孤的东西,孤要你……一生良心难安!”      邓弥踉跄冲出了长秋宫。   胸臆里堵着的一口气仍旧未消,那一巴掌下去,反又教她心中隐隐作痛:“事情……怎么会变成这样?姐姐的任性妄为,竟是源自于我的身上吗?可是我又做错了什么……”   她在花园石径上失魂落魄地走,连丰宣抱着小公主迎面走来都没有意识到。   “邓弥?”   丰宣转过身,叫了擦肩过去的人一声。   不应。   丰宣快步追上去:“邓弥!”   邓弥神思恍惚,茫然回过身看他们。   小公主刘修认得她,拍手嘻嘻地笑,奶声奶气地喊道:“渭阳侯!是渭阳侯!”   “是渭阳侯。”丰宣似乎格外喜欢小孩子,他笑眯眯柔声应了小公主的话,再转头打量邓弥,“我听说你病了,如今好全了吗?怎么脸色还是那样白?”   邓弥已经回过神来,她躬身向他们见了礼,听闻丰宣话语,摸摸自己的脸,扯着嘴角陪笑解释:“好多了,多谢襄城君关心。”   丰宣看了看她来的方向:“你是从皇后那儿来?”   “是、是啊。”   “这么早就过来了?”   “哦……姐姐……在我病着的时候,她很担心,不仅遣人送汤送药,还亲自来探望过我,所以一好……我就想来给她报个平安。”   丰宣颔首笑,转而又道:“你这不是就要走了吧?可见过陛下了?”   邓弥僵住。   丰宣不知其中缘由,只当是按君臣之仪邓弥不该失礼,他说:“这几日,陛下往渭阳侯府的恩赏亦有不少,你病好了,进宫来却不向陛下问安,多不好啊!刚巧我们正要过去,你也一同来吧。”   “……”   “怎么不走?”   丰宣的话中满是道理,邓弥即便不想去见刘志,挖空心思竟寻不得一个好借口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