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4章 第八十二章 酒阑

第4章 第八十二章 酒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年正月,宫中无风无浪,四海亦安泰祥和。   皇后清居于长秋宫中,与陛下相敬如宾,与六宫妃嫔相安无事,如此这般已很好,刘志虽然不再宠爱她,但却很礼待她。   听说陛下在德阳殿做了三晚相同的噩梦,在那之后,他就有了新宠。   那位新宠是个位份低下的采女,身份来历不明,谁也没见过她,她究竟长什么模样更是没人说得清,可这并不妨碍她长留德阳殿中。   后宫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,众人私议纷纷,都在猜测德阳殿里的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。   然而,邓皇后却丝毫不在乎——   是哪个女人有关系吗?反正他一辈子都得不到他最心爱的人。   “那新来的采女好不知礼数,竟不来拜望皇后!”   “不过是仗着陛下图一时新鲜,爱宠她多些罢了!”   “皇后您是宫中最尊贵的女人,您该给她教训!”   ……   这时候,素日里敌对的妃嫔们倒想起她是宫中最尊贵的女人了?真是可笑啊。   邓猛懒得再费精力听她们的口舌唆使,借口乏了全部打发出去,吩咐了大长秋不要再让这群不怀好意的妇人们踏足她的宫殿。   刘志有多喜欢他的新宠,邓猛并不在意,她还是会去给他送亲手烹制的膳食,但她一次都没见过那个据说独占圣宠的田采女,其实不打照面也好,省得还要做场面上的工夫,所以每次邓猛都不会在德阳殿上待很久。   除刘志、尹泉之外,唯一亲眼见过田采女,知晓她受宠原因的人,大概只有丰宣一个了。   没什么事的话,丰宣不会主动去德阳殿,那天是个意外……   在听说陛下有了新宠之后,丰宣像往常一样,听过了就忘了。   每年新正,丰宣都是住在宫里的,不管外面有多少聚宴酒席,他都会赶在宫门落锁之前回来,为的就是万一陛下夜里感到无趣,来找他喝酒、下棋、聊天等等的时候他都在。   那天照例是喝了些酒,摇摇晃晃从宫外回来,路过德阳殿时,丰宣听到了一阵琴音,弹的是《文王操》,不过技艺生疏,光是他听到的那一段,就有两个错音,丰宣酒气上头,有些分不清轻重,当即就在心里嘲笑了刘志,心想他真是“一日不见倒退三年”,还号称好音律、善琴笙?就这水平,连客舍的乐师都不如。   丰宣没有多想,调转脚就笑嘻嘻地往德阳殿去了,准备好好奚落陛下一顿。   德阳殿的守卫换了,丰宣有小半个月没有去面见过刘志,以至于新来的守卫都不认得他,一看一个醉鬼脚步踉跄地往帝王的寝宫闯来,当即就喝声将他拦下了。   丰宣糊涂了好一阵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: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拦我?我是襄城君丰宣,陛下的兄弟!”   守卫们当然久闻襄城君的大名,连忙诚惶诚恐道歉退下,并说即刻进去通禀。   “我自己进去!”   丰宣大手一挥,懒得费这趟周折,举步就朝殿上去,没人敢阻挡他。   殿上的琴音止了。   丰宣在殿门外停一停,整整自己的衣裳,正伸手要推门进去,那殿门却自己开了,从德阳殿内出来一个人——四目相对的时候,丰宣惊得酒全醒了,不仅酒醒得透彻,甚至还惊出了一身冷汗!   邓弥?!   不……这不可能是邓弥,半个时辰前他才见过她,直到离席时,邓弥还没有走,怎么可能转眼间就出现在德阳殿?还是……还是女装?   丰宣惊得连话也不会说了,只顾呆愣盯着眼前的人。   田圣惊讶这殿门外竟然还站着一个人,她不怎么见过生人,胆子又有些小,乍然一看见丰宣,忙忙地吓了一跳,跟着脸就红了。   “你,你是来找陛下吗?”好半晌,田圣才低声开了口,不过却是低着头,正眼看对方也不敢,“陛下喝醉了……你此时进去,怕是不妥。”   丰宣定定神,迟疑问她道:“你认得我吗?”   田圣听了,抬头认真看他一眼,继而也很认真地摇头。   “那你又是谁?为什么会在德阳殿?”   “我叫田圣,是陛下传召我来的。”   丰宣惊骇,为田圣的这张脸,更为隐隐约约猜测到的某些关联……   他在一个小小的采女面前,几乎是失态地落荒而逃。   “哎,我还不知道你——”田圣本想问他的名字,好等陛下醒来以后告知,可是不料他走得那样快。   “田采女。”   有人在身后叫她。   田圣转过身,一个小宫女毕恭毕敬地告诉她说:“陛下酒醒了。”   田圣点头:“好,我这就来。”   德阳殿里暖得过头,待得久了让人感觉眩晕,田圣不过是借着陛下醉过去以后,偷偷跑出来透气。   在被送来刘志身边之前,田圣听说这位陛下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,虽然偶有发火,却从不殃及旁人,可是田圣来德阳殿好些时日了,只觉得陛下脾气古怪,阴晴变化不定,是个很难捉摸的人。   延熹八年,刘志的确有些变了,他自己也意识到他经常发无名火,好端端的就会突然看什么都不顺眼,什么都不对劲。   大概,他只是在恨自己多情,更恨自己不能忘情。   田圣已经来到他的身边,近两个月的时间她学会了很多东西,包括弹琴,包括说话的语调,包括走路和动作……尹泉说怎样陛下会喜欢她就怎样做,从不问为什么,她在很努力地讨好陛下,在刘志看来,她也是在很尽力地接近他心中的那一场镜花水月,可问题就在于这里:他曾连续三晚梦见他失去了一切,一败涂地,是最狼狈凄凉的亡国之君,醒来之后他心悸难定,因此他让尹泉提前将田圣送来,他想要将对邓弥的在意和渴望都移注到田圣的身上,可是……完全没有作用。   刘志始终能清晰地分辨清楚,他得到的,根本不是邓弥。   ……   二月初,司隶校尉韩演劾奏五侯之一的上蔡侯左悺骄横贪暴,刘志冷颜,左悺自知活命无望,选择了一死,左悺自杀身亡后,刘志很快就将单、徐、唐袭封者及东武阳侯具瑗都降为了乡侯,下达旨意的隔日,张让被罢黜出宫。   张让是少年时便陪伴在身边的人,刘志曾厌恶他的存在,但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赶他出宫,但是现在,他毫不留情地做了这件事。   心下里蓦地尽是哀凉,那哀凉空旷无着。   刘志只觉得满心的难过说不出,他想要得到安慰,唯有更加宠溺田圣。   温柔乡和酒,慢慢令他有了虚实不分的错觉,他觉得这样很好。   那一晚的月并不圆满,但月光很清亮。   皎皎的银月光辉洒在迷醉的人手掌之上,那月光一直渗透进心里去。   田圣给他披上了一件温暖的外袍。   刘志愣了愣,转过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,他的心一瞬柔软,又一瞬泛起了疼,他闭上眼睛,喃喃道:“你晓不晓得,你是别人的影子?”   田圣惊愕:“陛下在说什么?”   刘志睁开眼,月光还是那样皎洁,洒在地上明晃晃一片。   “罢了……罢了。”他扶住了额角,在田圣迷惑的目光中摇头叹息,“朕,朕喝多了,你扶朕回去……”   回到德阳殿,宽衣躺下,他很快就睡着了。   田圣伏在榻旁,细细端详着天子俊逸却隐显憔悴苍白的脸,回想他方才的喃喃自语,不免多心多想,可是她真的无法知道那是什么意思。   “人人都说陛下宠爱我,而我却只是最末等的采女,连美人都不是……陛下果真宠爱我吗?”   这个问题,田圣从不敢亲口去问刘志,也只有在他睡着听不见的时候,她才敢轻声细语,仿佛是在问着空落落的德阳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