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八十四章 家破

第八十四章 家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的动静,窦景宁紧张跑了过来。   邓弥满面泪痕,失神地跪坐在地上。   在窦景宁伸手去扶她的时候,丰宣慢慢张口说道:“我曾看见一个女人,她叫田圣,是陛下的新宠,她长了一张……和你一样的脸。”   窦景宁指尖轻颤,他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望着丰宣。   邓弥仍旧沉默,一动不动,唯有大颗的泪不断从她眼中坠落下来。   看到她这样,丰宣更加感到愧疚:“我……抱歉,我想我很早之前就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,可是我……我真的无法开口,陛下的心思让我不寒而栗,我以为隐瞒才是最好的选择,我不知道他……”   邓弥的目光微微动了。   窦景宁悬心唤她:“阿弥?”   邓弥循声看看他,再看向丰宣,她看了丰宣好一会儿,终于喑哑开口:“就算你说了又能怎样?我早就知道,但你看我除了回避还能做什么?今日的变故,没有人能提前预知。”   “那……你接下来怎么办?”   “我想把子英救出来。”   “这很难。”   “再难我也要救他,我不能一个人走。”   丰宣低头慎重思之再三,说:“我帮你,但不急于一时。我需要先回宫去,景宁也不能待在这里,有人看见过他和你在一起,他必须假装喝醉了,先回窦家,撇清和你的关系,告诉所有人他不晓得你去了哪里。”   窦景宁急声质问道:“你要我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?”   “暂时的分开,和生死离别相比,你选哪一个?”   “……”   邓弥握住他的手:“你回去吧,有云娘在这里,我不会有事,何况这里已经被翻过一遍了,他们不会再来的。”   窦景宁擦擦她脸上的泪,对她笑了笑:“好,你在这里等我,我很快就回来,救出了子英,我们就一起离开雒阳!”   “醉醺醺”的窦景宁在街头被丰宣找到,并送回家中,等待他的是一名内侍官和一队武卫,内侍官用水将他浇醒,仔细盘问了他白天的去向。   “……白天的时候,我和渭阳侯在一起喝酒。”   “渭阳侯人呢?”   “我不知道,我喝醉了,连自己怎么离开酒馆的都不知道。”   “你们在哪家酒馆喝的酒?”   “……”   “怎么,窦公子是忘记了吗?”   “松竹馆。”   之后,内侍官领着武卫离开了窦家。   窦机再按捺不住,急忙挣脱母亲的臂弯,跑上来问窦景宁:“兄长,发生何事了?为什么这些人会到我们家里来四处翻查?”   窦景宁看他一眼,沉默不语。   窦夫人暗自垂泪。   一直没有言语过的窦武走过来,他似乎是想对窦景宁说些什么,但是张了张嘴,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是静默地拍了三下他的肩膀。   次日城中开始了第二轮搜查。   邓弥在纷乱中听到了一个消息,有人说,陛下已经下令,对渭阳侯从格杀勿论改为务必抓活的,她思虑再三,决定出去,她要去见刘志,问问他灭她全族的理由何在,就算邓猛罪孽深重,他也不该诛灭整个邓氏。   但是在她露面之前,窦景宁及时拦下了她:“你竟然会相信刘志的话?”   邓弥说:“如果我可以见到他,或许我能劝服他收回成命。”   “你别天真了,他连尹泉都杀,你去了只是送死!”   “不试一试怎么知道?”   邓弥执意用命一搏,搏全族生还的契机,窦景宁却不能任由她去见那个已经失去理智的陛下,趁其不备,他从背后将她打晕,在松竹馆重新被搜查之前带她离开了那里。   醒来的时候,是在另一间屋子里。   邓弥用了很短的时间反应过来这是哪里,她骤而惊起:“你疯了吧?你带我来这里,是想害死你舅父一家吗?”   下一刻,她就意识到自己被绑起来了。   在怒火进一步迸发前,窦景宁朝她做了一个“噤声”的动作:“你知道自己在哪里就好,为了不害死我舅父,你说话还是小声些为好。”   “你!”   “我这里已经被翻过三遍了,相信陛下不再会觉得是我将你匿藏了。”   “你……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   “我想等到合适的机会,带你出城。”   邓弥愤然:“我说过,我现在不走,我要去见陛下!”   窦景宁眯了眯眼,凑近道:“我救过你,你的命是我的,人也是我的,我不会允许你平白无故去送命,更不允许别的男人有机会得到你。”   “你胡说什么?我不是去送命,更不是——”   “好了,你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,我去厨房给你拿点吃的。”   邓弥气急欲狂,眼睁睁看窦景宁离开,却连大声喊叫的勇气都没有。   窦景宁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。   天一点点黑了,邓弥借着微弱的光线,费力地在屋子里找了又找,终于在杂物堆里摸到了一把匕首,她急于割断绳子逃脱,甚至误伤到了自己的手,血不断地往外涌,她随便找了个布条缠上,隔门听着外面院中没有动静,始才悄悄开门出去。   窦景宁住的这一处院子,好就好在偏僻人少,邓弥没费多大的工夫就找到了后门,正准备拉开门闩,昏暗的光影里有人跑动,她吃了一惊,四顾之下,连忙转到水缸后暂作躲避。   不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婢子焦急的声音:“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呢?出事了,出大事了!长公子、长公子半身都是血,叫人从宫里背回来的,就在前院,赶快去看看吧!”   另一个婢子惊呼一声,连忙搁下手里的活计,两个人匆匆忙忙地跑走了。   邓弥跪在水缸后面,心中窒痛难忍,她用颤抖的双手捂住了眼睛,灼热得像火一样的泪滴几乎要烫伤她自己的掌心……   屋子里空空如也。   当窦景宁推脱了窦家所有人的关心,带着半身伤独自回到房间的时候,他摸索着点亮了灯,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,地上躺着一把匕首和割断的绳索,他呆呆地愣在那里,过了很久,才走过去捡起匕首和绳索,弯腰坐下,极为疲累到靠在榻旁。   “……我不见了,你不着急找我吗?”   颤声的轻问陡然出现在房间里,他惊喜地睁开眼睛,看见暗色的帘幕后站着一个纤瘦的身影,那身影慢慢地从烛光照不到的暗影里走出来,眼中盈盈泛着水光。   他有气无力地笑了笑:“着急在心里,你看不见。”   邓弥靠近,跪在他身边,看着他染血的衣衫,落下了更多的泪。   窦景宁摸摸她的脸:“小鬼,别哭,死不了的。”   他越是这样轻描淡写地说,她就越是难过:“是……是陛下难为你了吗?”   他没有回答,只是摇头:“真的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   邓弥再强撑不住,紧紧拥住他,压抑着声音哭起来。   这一夜她做了一个没有尽头的梦,在梦里她只知道往前逃,但是逃了很久很久,天还是很黑,前面的路依旧看不分明,可是除了不停地跑,她别无选择。   “阿弥,醒醒!”   无尽的梦碎裂在窦景宁唤她的声音里,她一头冷汗醒来,晨曦的光落进她的眼中。   “我们该走了。”窦景宁说。   “走?”她急忙挽住他,“去哪里?我还在等襄城君,他答应了会帮我救子英,我要和子英一起走。”   他推开她的手,背过身去,只是很急切地催促:“丰宣让我们先走。”   这不对劲。   ……他不敢看她?   她重新又再说了一遍:“可是我还没有救出子英,我不能走。”   他忽地音调高了几度:“我说了,我们先走!”   邓弥看着他泛红的眼,有了不详的预感: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   窦景宁痛苦地皱了眉,他走过来,半跪在她面前,很用力地握住了她的双肩:“算我求你了,现在就跟我走,我等不了三年了,多等一天都不行!”   “子英出事了?”   “……”   “你告诉我,是不是子英出事了?”   “……”   “你不说?好,我会知道的。”   邓弥推开他,起身往外走。   窦景宁追上去,张臂拦在她面前:“邓康……他死了。”   邓弥的脑中一瞬空白,好半晌,她僵硬地笑了一声:“你骗我。”   窦景宁咬咬牙,走去她身后,拿来一件东西递给她:“你应该认得这个。”   那是一方已经被血浸染了的方巾。   邓弥的确认得……这是邓康的。   他不是曾经夸赞他“天质自然、率性洒脱”吗?今日的子英和他说这话的时候相比,几乎没有改变过,她的子英不仅天质纯良,更有一颗为国为君的赤子之心,而他难道是有一副石头一样坚硬而冰冷的心肠吗?为什么他要杀他……   分开的时候,什么都是好的,子英还在跟她说:“我长大了,想做自己认为对的事。”   子英认为对的事,就是不管他自己会面对什么,遇到怎样的麻烦,他都想要努力成为大汉的栋梁。   那是两天以前,言犹在耳。   好好的一个人,忽然说没就没了——心里最后的一丝牵挂也没有了。   什么都没有了。   邓弥蓦地一阵眩晕,脸色急遽惨白下去。   “阿弥……阿弥?”   那些眼泪好像不是她自己的,它们不断地涌落,落在她的手上,是炽热而淋漓的,然而她什么感觉都没有。   过了很久,她才从空茫中回过神来,她看着窦景宁焦急的脸,在心神碎裂的痛楚中一点点恢复过神志来,她低头盯着手上血染的方巾,一分一分将它牢牢握紧。   天已大亮,时间不多了。   她想起了师父远行前与她说过的话。   师父说:“该逃时,就奋力地逃罢!不要再顾身后的一切。”   皇后多行不义被废,侄儿蒙难下狱遭惨死,这雒阳已经没有了值得牵绊的人和事。   该逃时,正是此时。   邓弥抬手擦了脸上的泪:“我们走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