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7章 第八十七章 诀别

第7章 第八十七章 诀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色平静。   邓弥将他扶起来的时候,手指碰到了他背后的一截硬物,她的心上一寒,缓缓移目看去,一截断箭赫然扎在他的身体里。   伴着血肉被撕裂的声音,窦景宁挺直了腰,他深皱眉头,接着歇了很长的一口气,身体慢慢软下,当他的左手从身后拿出来的时候,那手里正握着另外一截断箭。   邓弥愣愣地盯着他的脸,颤声地问:“你干什么?”   窦景宁泛白的唇角弯起,疲累地冲她笑笑:“没事……一支箭而已,没射中要害。”   他的背上全是血。   他费力看了看那匹马,再看回她,含笑抬起鲜血淋漓的一只手,轻轻握住她的腕:“我不知道你,原来马骑得这么好。”   那匹白马的身上有很大一片的血迹,殷红刺目,但马并没有被箭射伤。   “你是不是……受了很重的伤?”   “没有。”   邓弥已经触碰到了他背上湿淋淋滑腻的衣裳,她心上剧烈窒痛,张眼四望,没有人烟、没有城池,泪水从她眼中大颗大颗地滚落,她咬紧牙关要扶他起来:“你撑住,我们再往前走一程路……会有人来帮我们的!”   “再往前就是张掖了,一进城就会有人来抓我们。”   “我不管!我要找人救你!”   “阿弥……”窦景宁按下她的手,向她摇头,“你看我已经流了这么多血了,剩下的血,不够流到张掖。”   “你胡说什么!”   “我是说,我累了,不想再走了……你让我,在这里歇一会儿好吗?”   她害怕他说的这些话。   因为在很久以前,有人跟她说过相似的话:那是在雒阳的街头,晚霞像血一样,杨祐不肯去找人救他的命,他说他的时间不多了,就让他待在那里不要动……   邓弥望着窦景宁的脸,顷刻间心裂如碎,她埋下头,哽泣道:“窦景宁,你不要告诉我你要死了。”   他沉默了一会儿,带着微微的叹息,轻声呢喃:“好像是……这么回事吧……”   “我不准你死!”   “……”   “你听到没有?我不准你死!”   她哭花了脸,整个身体都在颤抖。   他却淡淡地笑了,慢慢抬手为她擦去眼泪:“如果大声说话有用的话,我也会很大声地跟你说,我不准你扔下我……”   “我不是想扔下你!”   “别骗我了,你一直都在想,怎样才能甩掉我……”   邓弥哽咽得几乎无法言语,她一个劲地摇头否认:“不是……不是的!我、我是怕……”   “这下好了……你很快,就会如愿了……你能……彻底甩掉我……”   “不!不要!”   西北的天好高,好蓝,和雒阳不大一样。   薄纱般的云在天宇上流动。   他看着那飘渺的流云,很突然地笑了:“你看,天上的云被风推着走……多像每个人,被无形的命运,也推着往前走……”   她赤红着双眼,颤抖说不出一个字,唯有更紧地抱住他。   灼热的泪水落在他的脸上,他的目光里透着迷蒙的神采,悠悠转过眼来看她:“以前……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以为你喜欢的人……是杨祐……我很难过,心想,你为什么不能多看看我?明明我……才可以给你更多啊……”   “我说过了……我喜欢的人是你!从头到尾都是你!”   他的眼中腾起了一层雾气,然后那雾气凝结成了眼泪,从他眼角滑落了:“但你昨天晚上也和我说过,你突然,不再喜欢我了……”   “你不是没有相信吗?”邓弥控制不住自己的泪,更控制不住急欲辩白的心情,“你说过我不会撒谎!对,我就是在撒谎啊!我就是怕连累你,想赶走你!”   他平静地凝视着她,一句话都不说。   他的脸上几乎已经没有血色了,风沙拂过他的面颊,细碎的黄沙落下来,落在他俊美的脸上,她突然万分厌恶那些风沙,因为它们仿佛是在将她心里最重要的东西一点点埋葬。   ——不要失去!我不要再失去他!   她再也强忍不住,崩溃哀声痛哭起来,她搂紧了怀里的人,一声又一声地祈求他“不要死”,除了这一个愿望,她已别无所求。   “不要死……不要死,求你了!”   他想说什么,只动了一下,就痛苦地拧紧了眉头。   “阿弥……”   “我在!我在这里!”   他抬起的手在颤抖,她急忙握住他的手,那手已经冰冷无温。   “我,不能送你出玉门关了……”   邓弥的心伴着手里握住的冰冷,沉向无边的孤寂里。   “就在这里分别吧……”   她将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,泪流满面地摇头:“不行……你答应过要跟我一起走,你不能说话不算话!”   他再也没有说任何话,他望着她,温柔的笑意在眼中漾开,慢慢地漾开……然后,突然顿住了,像冬日冰封一般,再然后,温暖的神采和生机都变得冰冷,他的笑容随着他双眼的合上而完全从这世上消失了。   邓弥忽而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。   “……景宁?”   ……   “你不要吓我……”   ……   “景宁!景宁!”   ……   无论她怎样摇晃他,怎样唤他,他都没有回应。   她颤抖抱紧他,更紧地拥抱住他,长声痛哭——她已然经历过很多次死别,可没有哪一次像现在一样,让她整个人的精神都转瞬垮去,那像是骤然之间将她的整颗心捏碎了,除了痛还是痛,那弥天的痛楚,融进每一寸骨肉和鲜血,窒痛得令她难以呼吸——人的一生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眼泪?它们止也止不住,流也流不尽,从她的脸上淌下,不断地落在他的衣襟,再无声地渗进去。   “你不是说不愿与我生死相隔吗!现在我还在这里,我还活着,你怎么能死?你怎么能死……你醒醒,你醒过来啊!”   但是他再也没有睁开眼睛。   风沙在他们身边打着转,卷起地上的碎叶和枯枝,连风都可以停留,她不信他会就这样离开……永远地离开她。   “你为什么不肯再睁眼看看我……我不要你死,我不要!”   邓弥伏在他身上哭了很久,直到她从满天满地的孤独和哀凉里,感受到了一生中最大的绝望。   最喜欢的人死在了自己的怀里。   她一个人,心底空落落地坐在旷野里,眼泪还是不断地落下。   家没了,至亲没了……至爱,也没有了。   邓弥已经想不到,她还能依靠什么信念,像阿娘说过的那样好好活下去。      黄沙里一把长剑。   她伸手握紧剑柄,慢慢将它拿了起来。   “我从没有想过,我们的分别是这样的……”   躺在地上的人安静得像是睡着了,可她知道,他这一睡,就永远不会再醒来。   她将剑横在肩头,泪还是汹涌而出,不过没关系,这一切,很快就会结束了:“你说我想甩掉你?不是,从来都不是……到了那边,我会亲口告诉你,我到底有多在意你。”   邓弥闭上眼睛,引剑自刎,忽有一只生凉的手定定地拦下了她握剑的双手。  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对她说:“既然你这么在乎我,那我就不死了。”   邓弥睁开眼睛,地上的人竟“活”过来了。   一双丹凤眼微微斜挑,他的唇色还是泛白,但嘴角却正微微上扬着。   “……你?”   “还活着。”   邓弥反应了好一阵才明白过来,之前他是在装死。   “你骗我?!”   窦景宁还没来得及张嘴解释,对面的人已经扑上来打他。   “唉哟,轻……”他有些难以招架了,只好摇摇头,趁机揽住她的腰,一把将她拥进怀里,柔声说道,“爱哭鬼,好了别打了,我已经失血很多了,再不止血我真的会死的。”   他没有死,她该高兴才是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当她将脸埋在他的肩窝,她却还是哭了起来,并且越哭越大声无法停歇。   有人循着哭声找了过来,吃惊这边还有一个受了伤满身是血的年轻人。   真是好巧,那人走遍四方卖艺求生,行囊里正带着金疮药。   几眼之后,邓弥有点认出那个女人是谁了。   多年以前,雒阳街上有女子舞双刀,英姿豪爽令人钦佩,她心生欢喜,不仅打赏了银钱,还赏了一块青玉佩。   卖艺的女人似乎也觉得她面熟,可是总说记不起在哪里见过。   冥冥中就是那一面之缘,为日后逃命的他们换来了生的契机,女人问都没有问过他们是什么人,还有为什么怕上官道。   “我一定见过你,你像个好人。”隔着火堆,卖艺的女人打量了邓弥很久,最后如是说道。   邓弥不吱声,单是笑笑,端了热汤去给窦景宁喝。   女人又托腮看了他们一阵,眼中歆羡,她诚心喜欢这一双人,于是嘴角浮起了笑意——   “你们要去玉门关是吗?我知道一条小道,可以带路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