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不知国舅是女郎 > 第5章 田圣·东山月繁华主

第5章 田圣·东山月繁华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会很容易爱上他。   他面容清俊,举止雍容闲雅,纵使不说话时,修长的身量亦令人歆羡爱慕,何况——他还是整个大汉最高高在上的人。   身为帝王,他坐拥天下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只要他想要,他就可以得到,同样,只要他愿意给,他就一定给得起。   田圣像所有爱上他的女人一样,渴望用尽柔情蜜意从他那里换一颗真心,但有人告诉她,他的真心早已给了别人。   延熹八年,三月下,一向不允许田圣随意外出走动的陛下,一夕之间改变了心思,他隔窗闻见了春花的馥郁,懒懒翻了个身,对她说道:“春景正盛,你可以四下里走走,到外面去看看。”   田圣简直不敢相信方才听见的话,可是陛下背对着她,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更分辨不清他是在说真的抑或是梦话,她犹豫了再犹豫,小心翼翼回了声“是”,然后她轻声地问,陛下要不要用参汤,榻上的人说“不用”,她心里就有底了,知道自己确实可以正大光明地从德阳殿出去,去瞧瞧上林苑葱茏的花草。   第一个来跟她说话的妃嫔,是郭贵人。   小公主自中毒苏醒后,身体孱弱,总是被人抱在手里,那一日郭贵人领着公主的乳母抱小公主来上林苑中赏花,无意间遇见了田圣,她诧异问了田圣的名字,之后携田圣去湖边的小亭里说了许久的话,还许诺往后要多加走动。   后来郭贵人临走前,提到了在掖庭的皇后,她哀戚对田圣说:“同为后宫的女人,她的苦处我也知道,幸好我修儿活过来了,我也不再记恨她了,只是可怜她家破人亡,自己又失了尊位,如今再无人顾她,我本想去掖庭看她,可担心她恨着我。妹妹,你是心善的人,得空的话,就去为皇后送两件春衫吧,她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田圣的确心善慈悲,她听说过皇后被废黜后整个邓家都下了大狱,一个女人没了可倚靠的一切,当真是可怜的,她果然听从了郭贵人的话,准备了春衫和果点,前去掖庭探望皇后。   皇后被幽禁在暴室的小小一间屋子里,掖庭令说,不是不准她出房门,只是不能出这院子,可是自从被下令关到这里来,这位以前的皇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。   “这三日,她什么也不吃,送进去的饭菜都没有动过,”掖庭令看看田圣手中的提盒,感叹地摇摇头,“恐是要辜负采女的一番好意了。”   田圣听见三日不曾进食,十分怕皇后是想不开,她急忙走上前推门进去。   屋子里光线昏暗,与庭前春阳的明亮温暖比起来,这间屋子里,真是寂凉极了。   “皇后……皇后?”   田圣试探着喊了几声,可是没有人应她。   帷幔后幽静,好像根本没有人。   春衫和果点都搁在案上,田圣悬着心,走去拂开帷幔,想往内室看看,陡然有一个冷凉的女人声音响起在她的身后:“你是何人?”   田圣惊了惊,慢慢回过身,见身后的纱帐那边立着一个人影。   那女人伸手撩开纱帐走出来:“陛下下旨废后,我已经不是皇后了。”   田圣讷讷无措。   女人从暗影下走出来,看到她的模样,无波无澜的沉静目光中忽生震惊神色,她僵立在那里,愣怔打量了田圣数遍,苍白的脸色愈加显出萧瑟:“你?”   田圣自知身份卑微,忙忙地低下头:“采女田圣,见过皇后。”   “田……圣?你就是那个,田采女?”   “是。”   邓猛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,再不说一句话。   田圣紧张不安,连忙说道:“皇后,我是来给你送春衫和果点的。”   “谁让你来的?”   “没、没有谁,是我自己想来。”   邓猛兀然寒心冷笑:“是陛下吗……是他吗?他已经厌恶我到这样的地步,废了我将我关进这里不算,还故意让你来?”   田圣惊骇,以为皇后在说她仗着圣宠行事,于是急急摆手澄清:“不,不是陛下要我来的!我是听郭贵人说你在这里,她说你无人照顾很是——”   “呵,郭贵人?这贱人,要不是她诬陷我毒害公主,我会被废掉尊位吗?一切都是拜她所赐!她竟有脸来装好人!”   邓猛怒不可遏,她满心不甘和烦躁,走到窗前,目光扫过了几案上的春衫,那颜色,不是她喜欢的,衣裳的纹饰不够精妙富丽,也不是能入她眼的庸常之物,她攀着窗往外眺看,急切地盼望着:“他怎么还不来?我等他很久了……”   田圣接了话:“皇后说的是谁?”   窗前的女人定了定,紧接着飞快折身握紧了她的手,切声恳请道:“田采女,你帮我送一封信出去,送到渭阳侯府,给我的弟弟邓弥!”   田圣下意识皱了眉,脱口问道:“你还不知道吗?”   邓猛神色一僵:“知道什么?”   田圣为难,她原本是不想说的,可这事早晚会传进皇后的耳朵里,与其由那些人毫不避忌地说出来,不如由她委婉地提醒她:“皇后失势,自然是连累到了娘家,渭阳侯……陛下在派人搜寻他,听说,他已经逃出京城去了。”   “逃?他为什么要逃?”   “因为……陛下下了旨,要杀他。”   邓猛睁大了双眼,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   ——刘志要杀邓弥?!   这不可能啊!他怎么会舍得?   田圣扶住身形摇晃的邓猛:“皇后!”   “难怪……难怪他没有来……”   她失了盼望,失了希望,唇上最后的血色也很快没有了。   “邓弥……邓弥……”   惨淡中回过神来,她转眼看向那张与“幼弟”十足相似的脸。   田圣的长相,与邓弥几乎毫无差别,然而她从一开始就分得很清楚,不过是因为她太过于熟悉邓弥的一切,声音、气韵、神态……她急于离开暴室这个鬼地方,而当希望彻底破灭之后,她的神思终于慢慢地、重新沉落下来。   邓猛扣紧了田圣瘦弱的肩,逼近她的眼前,她冷森森地笑着问她:“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选你?”   ……   邓猛忽然像是一个失却理智的疯妇,阴森狠厉的样子令人不寒而栗,田圣胆小,受了惊吓,慌张逃离了掖庭,可是那一声声张狂放肆的笑,还是不断地回荡在她的耳中。   皇后笑声尖利,她说:“你以为他是真喜欢你?可笑啊,你只是某个人的影子!”   皇后说,她是个什么东西,陛下自己心里有数,她邓猛知道,怂恿她来探望被废皇后的郭氏也知道,会有很多的人知道,但碍于陛下,所有人都不会在明面上说出来,只剩下田圣自己,懵懂无知,自觉得了独一份的圣宠,到头不过一场笑话。   田圣怀有身孕,连自己都不知道,在连惊带吓中见了红。   腹中的胎儿没有保住,陛下来看她,瞧她哭得厉害,于心不忍,赐了她一座新殿居住,要她先好生休养,那座新殿的名字,唤作“长留”。   他子嗣缘薄,失去了一个孩子,本应当十分难过,但田圣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到他对这个孩子的丝毫不舍,那不是一个做父亲的应该有的冷漠。   田圣以为日久会生情,她以为自己等得起。      四月时,不知发生了什么,陛下连日大醉,将自己困于德阳殿半步也不出,殿内时不时传出断裂的琴音,众大臣在殿外一遍遍跪请哀告“陛下保重龙体”,德阳殿上的天子一字不应。   没多久,掖庭传来废后邓猛的死讯,掖庭令说,邓氏是忧愤而死……   五月,林苑中的石榴花鲜艳照眼。   人们说,石榴多子,是吉祥讨喜的东西。   田圣折了一瓶石榴花,在长留殿等到夜深,内侍才将醉醺醺的陛下扶来。   他的一双桃花眼染着红,如醉如痴地看着给他宽衣的女人,他握住她的手将她压在身下,给了她帝王的恩泽和雨露,但他不断呢喃着的,却是一声声的“小月亮”……   一碰到酒,醉了,他就经常会提到这个名字。   田圣想起三月十五那一晚,他也是在喝酒,喝到迷迷糊糊,看着玉碗酒水里的月影,低声喃喃着,小月亮。   她已经知道那是谁了。   不知什么时候,他的腰间多了一块白玉龙璧,宫中诸人私下议论,说那是很多年前,陛下赏赐给渭阳侯的东西,如今竟然又物归原主了,这是陛下的爱物,可知当初陛下有多重视邓氏一族。   渭阳侯,邓弥……弥,是满的意思吧?他也只有在看见满月的时候,才格外神伤。   田圣越想越难过,她忍不住哭了,几乎是带着绝望在质问躺在身边的人:“你那么喜欢他,为什么还要杀了他!”   清俊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,这一句话让他从酒醉中清醒过来。   “你可以活很久,也可以得到很多,”他沉哑地开口说道,“前提是,不要有过多的好奇,也不要太聪明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